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景姮唤的娇促,迷蒙的眼儿中只看清了刘濯俯身吻来的近,满是爱怜的舔舐含搅若破冰的春水,细腻甜甜,从舌尖融化的痒又一点点的被他温柔地渡去了她的心房。
    他一手拢着她发软的纤腰,一手抬起了右侧的腿儿,在她迷乱颤抖时,巨热的肉柱抵在了湿腻处,他不曾将手指放进去,反而徐徐用力契入了她的体内。
    “唔~”
    口中绵软还在湿濡交缠,随着他越来越多的深入,景姮下意识的环住了刘濯的脖颈,勃胀的物滚烫的很,紧缩的满穴嫩肉被撑的酸涩溢水,才堪堪进了小半,他忽而又退了出去。
    鼓胀的感觉还未深入便如此消去,景姮不由的眯起了水眸,温流自深处缕缕淌过雪股,方才还有的一股胀疼很快就被空虚取代了。
    “别急。”他在她耳畔温声说着,玉瓷润白的面庞上亦是流露着热汗,弧形美昳的唇轻轻吻在她的额间,窄腰之下又慢慢的同她连在了一起。
    嫩小的肉孔再度顶开,沾染着淫亮水液的双唇似蝶翅一般,随着他的深入而翕动,尤其是粉中透白的颜色簇着新花初绽的艳丽,无措的吸附着他。
    一股一缕的水儿从紧绷的交合处被挤的急急流洩,榻上的银白锦褥赫然可见大团的浅湿,淫靡的情味却才将将开始。
    温柔的浅入在抵进前穴后就如之前一样很快的离去,再进来时,只会撑开多一寸的神秘甬道,但迟迟不曾彻底的满足景姮,一来二去,炙热生生摩擦的穴肉颤缩。
    “阿婵,告诉我,这是第几下了?”
    额畔的热汗湿了景姮的鬓发,溶着娇妩的美眸弯如浅月,长睫上沾着细小的水珠被刘濯含去,这世间最是好听的声音,就如此不染半分淫邪的蛊惑着她。
    “嗯啊~七、七下了……”
    也是奇怪,他愈是这样慢入,她愈发的能记住每一秒,他的硬、他的烫、他给的痒,都在这前途撤去的七下中,顶的她用心去感受。
    第八下撑入,已经能听见腻腻的穴水声了,景姮甚至清楚的知道他距离她的花心极近,本能的缩夹肉壁,可他还是退了出去,肉冠不断剐蹭着稚嫩的花径,腾起了更乱的火热,泄了一汩的淫溢。
    “你、你怎么这样戏弄我,难受,不弄了!”
    臀下各处的锦缎都湿了,满腹都是积压的欲求,偏偏刘濯还风轻云淡的不肯给她,景姮推着他的肩膀就要转身,发软的秀腿极力去夹拢腿心,可生涩的重力也缓解不了被他顶磨出的灼痒。
    刘濯笑了笑,顺势握住她的腰让她趴在了柔软的隐囊中,分开了一双玉膝,泛粉含娇的阴处便湿淋淋的展露在他眼中,半开的花明显在等待着一番蹂躏,琉璃清冷的瞳色渐深,长指滑过肉孔拨了拨微微充血的小阴蒂。
    “啊!你坏透了,不弄了不弄了。”
    景姮被他捏的浑身一颤,连通着敏感处的小肉蒂再一夹,满穴的情潮奔腾,酥酥的电流从后脊直蹿大脑。
    他也未多言,赤裸的胸膛微凉地贴在她的后背上,轻咬着她雪白的肩头,在景姮这片刻的迷失间,他突然撞了进来,浑硕的肉头从穴口又烫又硬,重重的直击在她的深处。
    “啊——”
    青葱玉指蓦地抓紧了隐囊,极端的胀满活散去了一切空乏难耐,强势坚挺的戳着她最嫩的地方,强烈至极的刺激伴随着美妙的舒畅,停留了久久,足以让她忘记先前的所有。
    “阿婵现在还要我弄么?”
    后颈被他舔的一阵轻痒,不等她回答,更重些的撞捣又来了一下,这次她紧绷的身子彻底柔若无骨的软在了他的胯间,呼吸顿止的眩晕在这猝不及防的万千极乐中,所有毛孔都在此刻散发着热,冰肌玉骨肉眼可见的涌起了潮红。
    每一寸肌肤、每一处关节、每一个器官都在沸腾着爽快和满足。
    “要……还要~”
    起伏的香肩玉背流滚着汗珠,娇颤的呻吟里如同掺了蜜一般,在意识清晰时就忍不住央求于他,而刘濯显然比景姮还清楚她有几多渴望。
    细嫩幽深的膣道收的极紧,前穴处两侧里凸起的软肉不断夹据着他,肉冠顶陷的花心在溢水,腻腻的温烫中,附来的媚肉跳动着欢快,像是贪吃的孩童一个劲儿的吸着他。
    饶是这世间再强大的男子,也是抵不住这温柔谷中的销魂汤。
    而她又是他爱入了骨的女子,两相契合,八浅二深,他勾起了她所有的欲念,极度的刺激中,将他所有的爱意猛烈的送入她的体内,腾起的春风云雨无不是激情翻涌。
    极深的两重之后,景姮又被转过了身,传统的男上女下,他看着她,她望着他,肉柱用力的挺进来,浅时蜜水淫泄,重时白沫横飞,声声的浪吟响彻了帷帐之内。
    “恒光哥哥~啊!”
    作者菌ps:写肉真心累,这次努力多吃几章
    上下起伏的深入HHH
    上下起伏的深入HHH
    云翻雨覆,这世间最美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了,紧紧相缠,深深连合,怦然溢动的蜜汁如潮,湿了身乱了心,剧烈的心跳搏动都透着令人痉挛的极乐。
    景姮仰颈轻咛,十指用力攀在刘濯的肩头,随着他的送入而迷离晃动,满腹的胀愈发的酸慰逼人,待他抽动的越来越快,这种感觉从穴心直往头顶冲来,一股又一股的灼人。
    “啊~可以了唔~”受不住时,她颤泣着去推他的腰,那一处起伏的太过沉重,合的她整个下身都快散架了,偏偏又被情欲刺激的时时绷紧着身子,承受着他无尽的撞入。
    银白的锦衾凌乱,几乎与之同色的是景姮的肌肤,情到浓时,刘濯也不曾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在她胸前颈畔吮出了一个个红痕来,抬手握住她挣动的双腕,轻而易举的压回了榻间去。
    “乖,再等等。”
    肉柱突兀的磨动过颤缩的内壁,汩汩淫滑中,她变的愈发敏感,本能的夹据让他感受到另一番重力带来的强烈快感,迎着幽幽湿热,他一掌握抬起她湿透的臀儿,将弓起的纤腰往胯下送。
    重而快的力度不复先前的温柔了,顶的景姮小腹上赫然凸起,来回间,肉欲狂烈,她还能动的地方都在极短的瞬间,犹如被虫蚀般酸痒的抑制不住轻颤,连被刘濯压住的双腕也痉挛着死死抓住了头顶的锦缎。
    “啊啊啊!”
    抽动撞顶中,浓而烈的快感不再只沉积于交合处,从头到脚的开始席卷,景姮只感觉身下越来越湿,他的尺寸也是愈发清晰的被箍出形状来,炙硬地翻撅着她的花唇,完全的盈充着她最娇嫩的地方。
    蜜水溅开,无穷的欢愉渗透着两人。
    最后的十来下,他重重的挺送进了最是紧窄的地方,极端的绞缩刺激的人有了强烈的眩晕感,耳畔只有景姮的尖叫,促使着他毫无保留的给她一切。
    大榻微响,狂乱的男欢女爱骤停。
    景姮晕晕醉醉的软下,屈曲的双腿上沾满了蜜一般透亮的水液,几乎是将魂魄都冲散的炽热,从他的体内灌射入她的体内,满满的极致欢愉快乐的颤抖着向四肢百骸而去,摧枯拉朽的将她送入了情爱的火焰中,无尽的滚烫,无法抑制地痉挛。
    所有意识都朦胧在了混乱中,她下意识用力的吸夹着他,让喷出来的水液全部泄在他的身上。
    这一番酣畅让内寝静谧了许久,等到景姮有力气说话时,锦绣帐外的红烛已经燃去了大半,失常的心动让她的呼吸急急,许是错觉,总觉得口中都涌起了一股精水的味道,着实是他射入的太多太多,胀的腹中各处都难言其感。
    “我们会一直这样么?”
    软软的依在刘濯的怀中,两人身上都湿透了,她呢喃着抬手,玉指酥颤摸着他眼尾的红,那双被欲望冲刷过的月眸,正是光辉最美丽的时候。
    刘濯握住了她的手,散着幽香的藕臂纤软袅娜,一时不慎她又调皮的缠去了他的颈畔,柔软的不似话,直教他慵懒的嗓音都低沉了好几分。
    “嗯,一直如此。”
    景姮细微的喘息着,在刘濯又来捉她手时,食指点在了他的唇间,那里薄而殷红,笑起来的弧度温润雍雅,她忍不住将手指放进了他的口中去,果然被他含住了。
    酥酥的痒直传进痉挛的心头,让她忍不住扭磨湿淋淋的双腿。
    “可我是阿炽的皇后,你呢,你总不能一直不娶呀?”
    他沉沉笑着,欲望未褪的凤眸不再是往常的清冷,抬眼间璀璨若星辰的光泽朦胧蛊惑,秀冶的剑眉微舒,轻柔的抚摸着她汗湿的寸寸莹嫩,纤纤绵柔的细腰又不自禁地颤了起来。
    “我只要阿婵,一世不娶又何妨,莫要多虑。”
    景姮蹙眉,他也根本不给她多虑的机会,就如此纵身又填满了她。
    “呃啊~你怎么还来。”
    显然将将的话让他情绪起伏,抽动的幅度不大,力道却用的很重,娇嫩淫滑的内壁被他摩擦的不由自主又开始嘬吸紧附,景姮连连叫着,本就敏感万分的时刻,硕大的伞状肉头抵开了宫口,泄不出来的精水开始一股脑的随他蔓延在整个甬道。
    撩人甜糯的呻吟又乱了,这一来连方才问过他什么都记不起了。
    刘濯甚至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身上,从下往上的顶她,颠腾的起伏剧烈,快感是只多不少增长。
    美妙难言的搐动让景姮根本撑不住身子,直接软趴在刘濯的胸膛上,双乳丰满的磨蹭着他,双腿更是极力的夹在他的腰,上下起伏,贴合滑动,刺激感更加浓热。
    花径幼嫩,一而再的抽动磨碾彻底的让她绽放出成熟的妩媚,水骨莹润,雪肌潮红,唯有这样的结合才能让刘濯有长久的冷静。
    他又何尝不想将她冠以他名。
    可惜不论何时,三人都注定了该如此的。
    “阿婵,我唯爱你一人呀。”
    撞到里面了HH
    撞到里面了HH
    他的爱来的太直接太热烈,景姮已无暇言语,丹唇中逸出的皆是欢愉娇啼,断断续续,痴醉沉迷,比之往日不同的是,那颗看似捂不热的心,悸动了。
    淫流滑腻,浓白的、透明的混合着自交合处拍开,他一下重过一下的顶捣,加剧了高潮的快感,幽窄的嫩穴犹如玉瓶一般,被他塞的琼浆飞迸。
    “好热啊啊——撞到里面了呜!”
    景姮闭目尖呼着,桃面上难耐又甘妙至极的娇态着实美,眼尾艳冶飞霞,仰起的粉颈又不住紧张吞咽着什么,锁骨下双乳就着香汗磨动在刘濯玉润的胸膛上,似痒非痒的触感,直教人通体荡漾不已。
    重重稚嫩吸着肉柱收颤,夹据之间,肉与肉的敏感摩擦生出了千万的奇妙浪潮,景姮是受不住的呻吟迷乱,刘濯也不自主的沉了呼吸,交欢律动,乐趣无穷。
    排泄的冲动从下涌起,牵扯的景姮下意识将纤背弯起,乌鸦鸦的青丝滑散在雪骨间,她娇喘着尝试去迎合刘濯的深入,想尽快得到更刺激的释放。
    “嗯~阿婵轻些。”如玉的长指扶在她的腰上,刘濯看着随她晃动而形状凹凸的洁白小腹,微微眯眼。
    “不,不能轻,你再往里送送来,啊啊啊~”
    逼人的酸慰爽的景姮眼角溢了泪,她身形窈窕柔美,又婀娜多姿地前后扭动在他的胯上,格外耀目勾魂,不过如此一来倒比他还清楚刺激点在何处,尽情地磨着摇着,欲浪是翻着波卷来,特别是小阴蒂充血的膈在他的硬起处,又酸又痒的感觉强烈的骇人,身心震彻。
    深度的贯穿,粗硬的撑满,四面八方五脏六腑俱享受到了暴胀的痉挛。
    越来越热,溅开的蜜汁像极了燃烧的火星,喷着、飞着、流淌着!
    高潮的极乐从头到脚地冲涌,景姮控制不住抖颤的剧烈,可还来不及去细细体验这销了魂儿的喜悦,就被刘濯一挺腰,就着上下的姿势压来。
    “不要顶啦!”
    所有的穴肉都在紧紧吸附于他,穴口穴心乃至宫颈都被他所占据,近乎疯狂的撞捣来的意外,嫣红的嫩肉被扯出,又被狠狠的送入,蜜水瞬间在阴户拍成了白沫,唧唧噗噗的操声更是响的淫乱。
    她绷紧的双脚被他压住,大开大合的契入,有着山崩地裂的可怖,顷刻间景姮连声音都没了,眼前像是炸开了最美的烟火,听不见声只看到那缓缓的灿烂,在无限的放大着。
    呼吸……心跳……水声统统湮灭,剩下的唯有那浓切蚀骨的欢愉。
    景姮彻底的晕厥了过去,软在了刘濯还未停歇的捣入中……
    以至于天是何时亮的,她又是如何被刘濯送上车驾的,一概不知,待她悠悠醒来时,队伍已经远离居焉许久了。
    再过陇西时,从长安发来的大军正在行进,玄色的龙旌威武飞扬,放眼望去是看不到尽头的汉家儿郎,景姮伏在窗前看着,细算起这时日,倒比刘濯定下的快了些。
    显然,刘烈这皇帝的位置是坐稳了。
    诸王起反也在极短的时期被平定,所以去广阳的这一路是畅通又安全,饶是如此,刘濯还是将定西三十八骑分了大半来护送。
    过荆地时水路已通,上一次她与刘烈入长安走的陆路,崎岖漫长,这一次景姮便吩咐改以船行,本以为最快三四日便能到广阳,不过这世间也总是有遗算之事,胆大之徒。
    “娘娘,我们被围住了,是军船!”
    景姮的视力极佳,自然是看清了那些挽弓对准他们的人是兵将,一共四艘军船横在平静的大江上,千百之众箭在弦上,只需一声令下……
    “看来,我们得去做客了。”
    她这妍丽一笑,清冷的声音和刘濯是如出一辙。
    作者菌Ps:更新来了
    〗記駐渞發網阯〖ΗáIτáИGsんЦωЦ(海棠圕剭).てO〖M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