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几月前过荆地时,景姮只是在车驾上远远看见过这位荆王太子,那时他与刘烈还相谈甚欢,而现在……
    看着陈设且富丽的寝居,景姮揉了揉被缚出红痕的手腕,碍于刘骥还在近处站着,又将广袖拉上去了几分遮住,除了这个她从江上被带回这荆王宫,他都算是彬彬有礼。
    “这些时日还请皇后安心住下,虽有怠慢,也是情势所迫,万望谅解。”刘骥颇是谦逊的敛首。
    景姮可谅解不了他,他如此做无非就是以她为质,想从刘烈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罢了,淡漠的笑了笑:“太子这样做又是何图,情势再是逼人,也不该困下妇孺,这可不是君子所为。”
    殿中帘影重重,华纱幽香,窗畔的春阳投在了景姮的裙裾上,她微微一动,浮光朦胧的晃人眼,绕襟的曲裾束着纤腰,随之流动的还有软软的飘带流苏,只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刘骥便再移不开视线了。
    她远比他所想的还要镇定,甚至已经窥探了他更多的心思。
    “难怪陛下几次拒了孤的表妹不愿纳之,连刘恒光那样的人都将亲卫送与你。”
    景姮冷冷的看着他。
    “若非是认出了刘恒光的人,孤又怎会知道皇后会过荆国,本是打算在华容拦下你,却不想改了水路,差些错失了这次机会,娘娘也无需多虑,孤所求只是荆国的长久,只要陛下能答应,自然会安全送你走。”
    刘骥还不失恭敬的行了一礼,看似君子风雅,实则充满了威胁和野心。
    “是么?”
    景姮莞尔,最初的削藩令是刘濯暗中让人献给郭太后的,以此挑起了几国起反,如今郭氏倒了,刘烈上位后对这些坐拥封国自治的叔王堂兄们并没有要放过的意思,不过他刚成为皇帝就要对匈奴用兵,一时也不急于此事,可刘骥父子却看的透彻,所以才扣下了景姮来为人质,想在刘烈对他们动手之前得到最大的保障。
    偏偏此举在景姮看来是最蠢的,刘烈那厮一贯倨傲猜鸷,从小就不喜欢被人威胁,一旦她安全了,荆国恐怕危矣。
    “如此,我只能祝太子能得偿所愿吧。”
    她笑的极淡又讽刺,可那样的妍丽还是让刘骥有些失神,他敛首又退后了几步。
    “稍后孤会让娘娘的内傅过来侍候,若有何要求尽管提出,但请娘娘千万不要有所异动,毕竟弓箭一旦离弦是会见血的。”
    抓住了景姮,荆国可是有了一大胜算,刘骥又调集了甲卫将宫苑围的水泄不通,他不想知道本该在广阳侍疾的皇后为何是从陇西而来,他只知道,刘烈就快来了。
    荆国的成败在此一举。
    刘骥倒是不曾食言,还真让莞娘来伺候景姮,而剩下的人则是关在了另一处,吃穿用物都是上等的送来,景姮自然是起过要跑路的心思,不过再三观察,到处都是背着弓箭举着铁戟的甲卫,只得暂时歇了心思。
    又过了几日,那个爱慕刘烈的屈女寻了过来。
    “你便是景侯女?我名唤屈弥,荆王乃是我姨父,几月前我看见过你,不过那是你在车驾上,当时就觉得你生的真美,现在看更美呢。”
    屈女年方十五,只比景姮小了两岁,明眸皓齿的笑意盈盈,看似无害又灵动,还格外的熟稔,上前便挽住了景姮的手臂,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儿。
    “姨父与表兄最是疼爱我,瞧这盅酒名玉弥,是荆国特有的,以我为名呢,往年阿炽哥哥也爱喝,他每次一喝多什么都同我讲,今日特意端来些给阿景姊姊尝尝。”
    宫娥将酒小心的倾入了玉盏中,淡香渐浓,确实是上等的佳酿,屈弥抬手就端了递给景姮,满面的甜甜笑意似乎教人连拒绝都不舍。
    景姮将微凉的玉盏捻着指间,闻着愈发浓浓的酒香,丹绯的唇亦是笑着,垂眸之际,眸波涟漪潋滟的发寒。
    “姊姊喝呀,若是酒香散了,就不是那味儿了。”
    屈弥好心的提醒着,笑开的眉眼像极了最娇艳的花,又嫩又纯。
    “确实是好酒,可惜我一贯不善饮酒,沾也沾不得,你阿炽哥哥喝多后没告诉你么?”
    说罢,景姮的手指一松,雕刻着青竹的玉盏便摔在了地上,碎的七零八落,酒香四溅,捧着酒壶一直在瑟瑟发抖的宫娥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这酒显然是被动了手脚。
    双夫(H)那就不妙了
    那就不妙了
    屈弥颇是遗憾的看着碎掉的玉盏,并无半分慌乱,穿着珍珠锦履的脚儿晃了晃,踢开了脚边的一片碎玉,看着宫娥托盘中倒下的玉壶,起身去拿了起来。
    “阿炽哥哥还真没告诉我,因为呀…阿炽哥哥从来没有说过你,他同我在一起的时候,夸我最好看最乖呢,真可惜了这么好的酒,姊姊怎么那般不小心。”
    一丝一缕的酒香漫溢,闻的多了,景姮额前便有些发晕,不过看着屈弥这番姿态,她实在是没忍住的笑出了声,刘烈还会夸别的女人好看?那可真是奇迹了。
    “想来你阿炽哥哥一定还夸过你这张嘴,哦,还有你这张脸,论起说谎的功夫还真没人能比。”
    “你!”屈弥笑颜顿僵,话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景姮也不曾上当生气,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失败,纤嫩的指攥紧了酒壶,里头还有存剩不多的香流。
    “我怎么会说谎呢,姊姊一定是嫉妒了吧?阿炽哥哥已经到荆国了,昨日还许诺册封我做夫人,姊姊是皇后,自当饮了我奉的酒才对,放心不会醉人的。”
    当然是不会醉人,毕竟喝下去后死掉的人谁会知道醉不醉。
    莞娘早被挡在殿外,这里头只有她们几人,屈弥咬了咬牙看着依旧坐在那里的景姮,委实恨极了她这般容貌以及刘烈对她的爱,踩着大滩的酒液上前,一把抓住了景姮的手臂就要强灌。
    莫看她将及笄的青稚模样,却是天生的蛮力,钳地景姮臂间一阵剧痛,幸好是早有准备,抬脚便重重的踹在了屈弥的小腹上。
    “啊!”
    跪在地上的宫娥起来就要相助,景姮比她更快的抄起了案上的博山炉,冷冷笑着:“再过来半步,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它硬,去,唤我的内傅进来,不许惊动任何人,不然我就先砸她的头。”
    屈弥摔下去的地方正巧是景姮掉了玉盏处,碎掉的玉尖利的划破了她的脸,一时间腹痛脸疼难耐,酒壶也摔碎了,只能蜷缩在地上呜咽着。
    “贱妇!景氏你这个贱妇!我才不要做夫人,我要做皇后!”
    莞娘进来的时候,只看见景姮半蹲在地上,正用匕首抵着屈弥的脸,两刻钟前还甜笑乖巧的明丽少女此时连哭都不敢大声,上是寒光凛冽的匕首,下是好几块破碎的玉片,划破的脸蛋上血流的滴答滴答,莞娘一惊忙要过去,景姮却用眼神示意她停下。
    漫不经心的晃了晃手中的小匕首,景姮微微扬唇:“我发现你越哭,这脸上的血就流的更多,你这张脸若是毁了,你阿炽哥哥可不会要你做夫人皇后的了。”
    屈弥疼的厉害,若非方才景姮拿匕首吓她,这伤口也不会再撞在碎玉上,余光里都是血红,一贯以面容为傲的她怎堪如此打击,想哭又不得不忍住。
    “说说,你阿炽哥哥除了夸你好看还说了什么?”
    到了这会儿自然是不敢再说假话,听着景姮略是戏谑的反问,屈弥只觉羞耻的慌,半天也憋不出个字来,眼看景姮把匕首又压了来,她立刻哭着回道:“没说过,他什么都没说过!我上上次见他,还是十一岁的时候!”
    那时候刘烈都不曾理过她,更何况这些年。
    景姮将匕首松开了些,吩咐莞娘过来将屈弥的手捆起。
    “你方才说刘烈到荆国了,是真是假?”
    莞娘的手劲儿用的重,屈弥被勒的闷哼,坐在地上望着景姮,又恨又怕的回道:“真的,表兄正在和他谈判,只要不除国就送你回去。”
    “那你还想毒死我?我若是死了,刘烈会放过你姨父和表兄么?”景姮挑眉,实在是不太懂这丫头的想法。
    “阿炽哥哥又不会知道是我毒死了你,到时候让姨父将我嫁给他做皇后就好了!不对,我才没有下毒!你个贱……坏女人!”屈弥气急败坏的嚷着,碍于景姮的眼神,后面的话改了口。
    “没下毒么?这里还剩些,不若你喝了它?”景姮捡起了一片碎玉,上头还残余了些酒液,她笑着就递到了屈弥的嘴边,那丫头立刻躲闪起来,还是莞娘配合极佳的按住了她的头,眼看就要沾上了。
    “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下毒了,我下了!你快拿开啊!”
    景姮随手丢了玉片,清声说着:“吓你的……不过这毒性强不强?”
    “很强的!医工说只要喝下去就会死掉,你反正也没喝,快放开我!”
    “那就不妙了。”景姮有些怜悯的看着她。
    屈弥懵懂不安的扭着身子,狠狠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的脸呀,碎片上有毒酒,划破的这里已经变色了。”景姮指了指她还在滴血的伤处。
    “啊——”
    屈弥还未喊出的尖叫,便被莞娘用杂布无情的塞住了。
    作者菌Ps:断更一周了,免费补两章,睡一觉继续码字
    双夫(H)男人的狠
    男人的狠
    将匕首递给了莞娘,景姮便站起身来,将鬓畔散乱的细发顺到了耳后,屈弥的到来并不在她的预料中,就连如此轻易的擒住她也算是个意外,不过就如此放了她自然是不行了。
    “对不住,一会儿可得委屈妹妹了,希望你的姨父表兄是当真的疼爱你吧。”
    “唔唔!!”屈弥既怕又怒,比起脸上中毒的伤口,她更怕莞娘一不小心用匕首割断她的喉咙,动也不敢动,仰头看着一脸淡笑的景姮,彻底服了。
    景姮倒不至于真杀了这丫头,一则吓吓她,二则当然是要用她做挡箭牌了,听说荆王是真的爱极了原配屈王后,对这个侄女亦是爱屋及乌,今日十之八九他们是能离开了。
    待刘骥匆匆赶来,宫苑里正是僵持不下,景姮只她与内傅两人,在重重包围中,挟持着一个屈弥也是有恃无恐的胆大,无人敢上,也无人敢撤。
    “阿弥是无辜的,还请娘娘莫要伤她,您若是要走,孤自当相送。”
    “谁又不是无辜的呢,那也请殿下快去准备吧,我的人一个都不能少,将我送去刘烈那儿,我自保你表妹无恙。”
    刘骥望向站在台阶之上的景姮,她那双明亮清冷的眸是分外叫人心悸,到底是看着长大的表妹,他也不敢赌是甲卫的铁戟快还是景姮的匕首快,衡量片刻后,扬手招来了人按景姮的话嘱咐了下去。
    “与陛下的商谈已有了结果,孤本就想明日送娘娘过去。”
    景姮懒得猜度他话中真假,一刻不离开这里,她是一时都不会放松警惕,绝妍的面容上浮着浅笑:“如此更好,我带着阿弥妹妹一同过去坐坐,殿下又有何不放心呢。”
    刘骥亦笑着,只是心中的不甘过于强烈,他早年与刘濯交好,刘烈的性子他也知晓一二,最是睚眦必报的主,今晨的御诏送来的太过干脆,哪怕上面盖着玉玺他也并不似父王那般能彻底放心,若今日真这么放了景姮……
    车驾送了来,眼看景姮被护送上去,屈弥也一并拖了进去,刘骥思忖再三做了最终的决定。
    “看准时机,将他们全部杀掉,阿弥能救便救回…若是不幸就将她的尸首带回来即可。”
    他与父王的政见本就分歧,荆王求的是一国安定,当前是逼着刘烈给盖了玉玺的保证,在刘骥看来最是不稳,还不如就此杀了景姮,再诱刘烈前来也杀了,刘濯此时又远在边塞用兵,天时地利人和,只要能成功凭此他也可入长安做皇帝了!
    “诺!”
    ……
    车驾行的不快不慢,出了王宫便是街坊,来往的人声嘈杂,与车内的静谧反差太大,莞娘不再用匕首抵着屈弥了,看着景姮还掏了玉瓶出来给她中毒的伤口上药。
    “侯女,他们真的会送我们去陛下那里?”
    屈弥颊畔的伤口已经发黑狰狞,流出的血珠都是黑红瘆人,景姮用干净的丝绢给她轻轻沾着药粉,那丫头疼的一直哭喊:“这是什么!你是不是要毁我的容?表兄不会放过你的!”
    “闭嘴。”景姮冷冷说到,玉瓶颇小,是先前慎无咎送给她防身解百毒愈合伤口的药物,一直不曾用过,不过须臾屈弥的脸上就不再流血了。
    “刘骥此人城府并不一般,极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应该快出王城了,莞娘你让他们都小心些,提防有变。”
    景姮自然也紧张,额前手心里都是冷汗,咬紧着牙根保持清醒,她并不想死在这里,只能用最恶的可能去猜度人心,只是万万没想到还真被她猜中了。
    男人的狠,都不是一般的狠。
    果不其然方出王城,百来箭矢齐齐射来,这车驾被动了手脚,疾驰起来立刻断了车辕,倾塌之际,锋利的箭簇穿破风声便射穿了木板,景姮倒下去时正压着屈弥,三人都翻了出去,箭头生生从她臂间擦过,剧痛中血很快侵染了衣袖。
    “侯女快上马去!”
    亲卫护了过来,到底是刘濯的人,一时间竟也挡住了箭雨,景姮与莞娘匆匆一同上马往山林中策去,再射来的利箭多被树干挡下。
    刘骥是铁了心要杀掉她,派来的人只多不少,荆地多大泽,山林的尽头处处都可能是崖是江,景姮不熟悉地形,这般生死之际也只能听天由命,不过老天显然不曾眷顾她。
    氤氲着白雾的山林缥缈,前路一时也看不清,被箭簇射中的马疯了一般蹿出,等能看清时,无尽的江泽着实壮观。
    “啊——”
    连人带马一起坠下了数丈高的崖坡,轰隆的水响之后,追来的人又是一阵箭雨密密射入江面……
    jǐ鍀収鑶莪扪の蛧阯:んàǐTàNɡsHǔωu(海棠書楃).℃⊙M﹎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