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景姮并不是太擅水,掉下去的地方正是江水最湍急处,铁箭不曾射中她,却很快就被激流冲下了小瀑布去,周身都麻木了,再沉入水中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阿婵!阿婵!!”
    胸骨被重力压的快断了,剧痛地景姮连吐了好几口水,窒塞住的呼吸蓦地拉长,新鲜的空气促然入了肺中,活过来了,所有的感官却还像是泡在水中被翻来涌去,隐约能听见的声音就在耳畔,仿佛是在唤着她。
    能睁开眼睛时,她正被刘烈扶起上身清着耳中的积水,眼皮发沉的厉害,只看见他似乎一直在说什么,实在听不清她就想闭上眼,急的刘烈一连按了好几处大穴,疼得景姮又渐渐恢复了感知。
    “怎么样了,阿婵你看看我,能看见吗?”
    捧着她脸颊的手在颤抖,掌心里的炙热很是真切,景姮懵懂的睁着眼,终于能确定这一身狼狈的人还真是刘烈,奈何头脑缓钝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试着抬起手,好一阵才艰难地摸到了他。
    发凉的手指惨白,轻轻无力的点在了刘烈的下颏上,将要落下的一滴温热浸湿了她的手指。
    “……哭、什么。”
    她的声音轻若细羽几不可闻,刘烈却还是听清楚了,刹那绷紧了俊秀的脸,威仪十足的凶狠,一把将景姮抱在怀中贴着她的脸不让她再看见他的样子。
    “谁哭了!你再跑啊,真想掐死你!”
    这次景姮能听清他吼了什么,环撑在后背上的手是真的用尽了能掐死她的劲儿,可是并不疼,他在极力的控制着,这种感觉景姮终于是懂了,就像是落水后,生死无依之际拼了命都要抓住的救命希望。
    “别哭了……”
    脸贴着脸,他哭的太明显。
    “朕没哭!绝对没有!”他赤红着眼瞪她,又凶又犟的实在特别,面庞上刮蹭的几道伤痕还在流血,看起来既狰狞又可怜的紧,就这么看着她,丝毫不舍得眨眼。
    历经了重重危险,还能再活着见到他,景姮是什么也不愿多想了,将额头抵在了他的颈间,缓缓的笑了。
    ***
    刘烈只来迟了一步,亲眼看着景姮坠下了江去,那一刻的天崩地裂实在是撕心裂肺,什么也来不及想就跟着跳了下去,幸好在她掉入小瀑布下时抓住了她,两人是一同冲来了下游。
    等景姮恢复了些,他们身上的衣物也早已干透,阳光正好,他背着她沿着江畔的树林往上游走去,空气中浮荡着草木的清香,以及后背上轻软的她,没有什么比这还能叫刘烈心满意足了,每一步都是沉稳的徐徐。
    “你都做皇帝了,若是掉下来淹死了怎么办?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她在他耳畔出乎预料的念叨着,清音温柔的让刘烈几度以为是在发梦,薄艳的唇畔笑弧简直是压不住,越来越浓,不过出了口的却是饱含倨傲不羁的一个冷哼。
    哼完之后,久久再没听见景姮说话,刘烈骤然停住脚,试探着掂了掂后面的人,生怕她又是晕了过去。
    早知晓他会如此,景姮一把环住他的脖子,笑的盈盈放肆,那种微妙的欢愉实在是令人开怀,素净的手指顺过刘烈鬓边的散发,她察觉到了他的僵硬和紧张。
    “阿炽,地上那株白色的花,瞧就是那株,我要。”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了,刘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带着浓重花香的空气,他嗅到了万物的生机,也嗅到了自己的一腔狂热,本该死去的心,终于又动了。
    生着红蕊的白花被他折了大串递去了景姮的手中,之后的一路她要什么,他就会停下摘给她,依稀记得上一次如此,已经是一年前了,那时是甘泉宫花宴。
    “陇西那边太冷了,梨花都开的迟了些时日。”她说。
    “嗯。”他应着。
    自她走后,长安更冷,他一日比一日暴躁,也记不清梨花是何时开的,桃花又是何时烬的。
    “居焉外的草原不错,不过匈奴人实在生的丑陋凶悍,说话的声音都震的耳疼。”她又说。
    “嗯。”他依旧应着。
    长安没有那样的草原,只剩下烧去大半宫宇的长乐未央,黑雾混杂着鲜血的气息,每日都有人死去,以至于所有人在他跟前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她气冲冲的说:“刘骥那厮太坏了,连他表妹也不顾都要杀了我,着实可恨,你绝不能饶过他。”
    “好。”
    他上扬的尾音都透露着嗜血的凶残。
    作者菌Ps:霸道帝王小狼狗上线~
    发狂的刘烈
    坠江后莞娘早一步被救起,人已无恙,可与她们同乘的屈弥却是死在乱箭之下,景姮离开荆
    地之前便着人将她好生安葬,而自得知景姮被困在荆国为质后,刘烈就没打算再放过刘骥父
    子,这一番下来正好以他们开刀,震慑诸王,自此荆国不复。
    回广阳的这一路,刘烈出乎寻常的疏远着景姮,一连好几日,景姮竟是见都见不到他。
    “陛下应当是还记着那事。”莞娘隐晦的说着。
    帝驾出行浩浩荡荡,八宝华盖的金辂车就在极近的前方,景姮的玉辂在其后,轻微的晃动中
    她侧卧在隐囊上,因为莞娘的话蹙起眉头。
    “记便记着吧,他若有本事就一直莫要理我。”
    论傲娇景姮与刘烈是不相上下的,现在又没有刘濯来从中调和,情况实在不妙。
    刘烈多少还气恼着景姮离开长安时的那碗毒,那一夜正是雄心将展,却眼睁睁看着王兄毒发
    倒下,而景姮又逃的无影无踪,直教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连逆王刘爽都不曾有机会活到第二
    日。
    最可恨的是曹太后所言,她也是被景姮利用了,早不知何时殷离与景姮就有了联系,她不过
    是借曹氏之手成功离开汉宫。
    殷离二字足以令刘烈发狂,幸好景姮并不是真的同他一起逃走,否则……
    而这一次再见到她,一切都变了,她的眼中开始有他们了,这样的变化让刘烈委实不知所
    措。若说喜,可心底还积压着一腔的怒火;若说不喜,却一听景姮唤他就忍不住兴奋。
    刘烈不得安生,偏偏怎么也等不来景姮的主动。
    三日、五日……依旧不见她来找他,年轻的大汉皇帝又逐渐扭曲狂躁了。
    这别扭的暗中较量竟然一直持续到半个多月,刘烈的身份已是今非昔比,到广阳后又有另一
    番仪式政务要行,而景姮倒轻松不少,名义上她是在给邓太后侍疾,实则日日与姜琼华闲在一
    处。
    “这一套才是最美的,你肤色白,配这红珊瑚正妙,还是太后的眼光好。”
    姜琼华轻捻着长坠的珊瑚耳珰替景姮戴上,现下天已热,开襟的平肩曲裾层层轻薄如云,极
    佳的展露着女子们精美的锁骨和优美的脖颈,而景姮又戴着一串红珊瑚的项链,珍珠般润泽细
    嫩的肌肤显的是愈发诱人。
    邓太后有疾不过是个幌子,景姮回来后去拜见过她几次,一如往日亲和,而这一套首饰正是
    邓太后昨日所赠,一并的还有好几套金饰美玉,不过都不及这红珊瑚美。
    景姮笑了笑,目光流连在颈畔,“往日也见过不少,母后这一套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是胶东王送来的,自然是选了最好的。”姜琼华用玉篦将景姮额前的细发顺了顺,两人
    方才还在研究妆容,她偷巧点在景姮额前的一点朱砂正是嫣红。
    妆台上尽是琳琅稀奇的宝物,景姮并未瞩目,牵着姜琼华往茵榻上去,那里摆满的是果物冰
    酪。
    “我倒还是更喜欢吃的。”
    姜琼华忍不住笑出了声儿,前世将认识景姮时,她是真爱极了吃,只是后来事情一桩桩一件
    件的多了,景姮再没了兴致,厌食最重时急的刘濯都发怒了,如今看她这样,真是说不出的
    好。
    这一世终于不用重蹈覆辙了,而她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记忆中那个瘦削无情的背影,似乎
    只是一个梦而已。
    “过些时日就能去长安了,听说八月时的芍药花会最美,我一定要去看看。”
    那时她也是八月去的长安,可惜到死都没有看到过长安最美的芍药。
    “嗯,逐日算着时间还久,花开时慎无咎也该回来了,正好让他陪你一起去呀。”景姮戏谑
    着。
    “那是自然。”
    刘烈实在是不愿承认与景姮的较量败下了阵,冷着脸到长芳殿时,却瞧见景姮吃喝正畅,连
    笑声都比往日欢快,竟然对姜琼华那个女人都比对他的态度好!
    这半个月的纠结和等待全部都化作了熊熊火焰。
    都快一刻钟了,殿中嬉笑的两人才发现帘外多了一人。
    看见玄色的帝服,姜琼华最先起身拜礼,好半晌也不曾听见声音,只能一直匐身在地,直到
    耳畔有脚步声走近,心中莫名的有点慌,她以往就惧怕刘烈的,偷偷抬眼,正看见少年皇帝停
    在了她面前。
    “姜阿姊不用在大母宫中侍候么。”
    他负着手似笑非笑的样子着实吓人,有帝王的威仪,更有骨子里的凶鸷。
    姜琼华只把头垂的更低了,她也不蠢,恭敬的喊了一声祝词就赶紧起身跑了,是打定主意这
    几日都不来景姮宫中了。
    进入她h
    “你何时与她如此要好了?”刘烈走了过来,凝着景姮的目光深了好几分,锐利中又暗藏着
    火焰。
    这口气委实发酸,景姮挑眉仰着头看向他,淡淡笑了笑:“一直都挺好呀,而且我总有种感
    觉,同姜姊姊似乎认识很久了,你说怪不怪呢。”
    她如此一笑多少缓解了两人的别扭,刘烈轻哼了一声继续走近,他身形本就颀秀,如今帝服
    在身更显的霸气夺目,景姮打量着,很好奇他这冷漠的表情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刘烈亦在看她,灿漫的阳光穿过窗棂落满了她身,洁白的额间一点朱砂红艳,那是极少见的
    妩媚冶丽,只可惜她笑的促狭,分明是看穿了他的一切,这让刘烈很恼火。
    不过他很确定,他爱她,只想永远的爱着,现在所有的疏离冷漠都不过是虚张声势。
    “为什么不找我?”
    景姮一直仰着头看他,实在是不舒服,两人离的近,她干脆抬手扯了扯他袖摆,贝齿微
    露:“你不愿见我,我自然不能去找你呀,你坐下来,我不舒服。”
    方才姜琼华给她梳了发髻,用了六根玉笄并一对儿花枝步摇,一仰头就坠的后颈发酸,刘烈
    顺势坐在了她的身侧,长指捻住最皙白处轻揉着,长长的珍珠流苏微荡,那颜色竟是还比不过
    她白。
    “谁说我不愿见你,朕只是忙了些,你为何不先来。”
    难得听见他自称,景姮觉得有些稀奇,将肩头靠在他胸前,揉的舒服了些才缓缓说道:“既
    然你忙,那我更不能去打扰了,反正你总是要来见我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比耐心景姮也没输过谁。
    她这般有恃无恐的样子实在叫刘烈牙痒,他极其冷静的想了想,这还是给惯出来的,于是揉
    在她颈间的五指倏地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用力一扯景姮就躺在了他的腿上。
    髻间的玉笄不受力的脱落,清脆的砸响了地面,随之是景姮的惊呼声,:“青天白日的,你
    要做什么!”
    她几次想要起来都被他按了下去,美颈长仰,曲线微颤,刘烈忽就笑了,手指摩挲着她的锁
    骨,艳丽的珊瑚扭曲在赛雪的肌肤上,所有的纤细玲珑似乎都在等待着他的蹂躏。
    “你说朕该做什么。”
    他垂下了头来,俊冶的面庞上浮着一丝冷笑,感觉极甚阴鸷,灼热的呼吸喷在景姮的胸前,
    半露的浑圆弧度起伏地急促起来,她伸手就去推他的脸,反被刘烈擒住,软缎轻纱的长袖落
    下,光裸的手臂被他捏的生疼。
    “你轻些!”
    皓腕白嫩,他握的愈发用力,眼看指下的肌肤一寸寸变红,他将唇贴在了她的手心里。
    “那时你就那样走了,知道我有多生气么?恨不得立刻找到你,然后狠狠的掐死,你抖什
    么,方才不是还什么都不怕么?阿婵,我只是想让你哄哄我,可是你却一直都不来,我等了又
    等,你都不曾来。”
    他的声音忽然软沉,景姮心下一时恍惚,也意识到这次是自己的不对,喘着声轻轻说
    道:“那我现在哄你。”
    刘烈微微弯起了唇,薄艳的红甚是惊心动魄,凑在景姮的耳畔,吻了吻她的耳垂,又亲了亲
    她的脸,手指静静的穿过散下的青丝,猛然收力将她抱的牢牢。
    “迟了。”
    这两字一说完,景姮就知道不妙,可是刚要开口就被他堵住了唇,激狂的吻来的过分凶残,
    又吸又吮的直入了檀口,明明也是软热的舌,偏偏被他赋予了极强悍的力量,疼的她直皱眉,
    窒息间又浑身迅速的发了软。
    “唔~”
    知道他是狗脾气发作了,景姮也不好反抗他,努力的顺从,奈何他越搅越久,愈吻愈烈,所
    有的意识都被他弄的混乱不堪。
    情欲的痕迹泄在了双唇间,再分开时,两人都急促的喘息着,不过比起连手指都无力动的景
    姮,刘烈则是兴奋的双目赤红,抬起她的上半身更凑近的含吻,比之方才的激烈,这会儿更加
    细致的尝着,像饿狼食肉一般,连她的口
    涎都一并的卷了走。
    再渐渐的,景姮被压去了茵榻上,衣物一件件的被抛开,柔软的身体尽在他的身下被展露。
    “究竟是我错了,还是阿婵的错呢?”
    他正在往她体内入,蓬勃昂扬的那一部分撑的她直颤抖,呼吸间皆是他的气息,景姮又有了
    坠入激流中的错觉,四肢百骸都在发烫发紧,他多用一分力,她就窒住了一丝呼吸。
    “是我、是我……啊~你快出去些,太胀了。”
    景姮十分确定是她错了,早知道他会这样发狂,就该早些哄哄他的,也不至于像现下,被抵
    弄的生死不能。
    海棠文壆導航站:наιΤаńɡSんùЩù(海棠書屋).℃⊙Μ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