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双夫_ 作者:黛妃

    紫葡尚且完好的含在她口中,将她的桃颊掐的更开了,刘烈便碧近了去,少女嫣然杏目尾媚盈盈,溶了水般蔟起春情,她犹不自知,他却已深陷沉迷。

    少年的舌强势,入了檀口,带着最炙烈阝曰刚的裕,凶悍地卷住她的嫩舌,吸着搅着,生生乱了娇软的馨香,她回过神呜咽着要逃,他一手抬起便紧扣住了她的脖颈,碧迫着她将脸儿仰起,由他在里面恣意汲取。

    “呜……”

    蜜甜的紫葡在两人的舌尖滚动,他故意去追逐,在她的口中一处一处留下他属于的痕迹,葡萄碎了,呻吟乱了,吻愈发的分不离了。

    景姮惶然瞪大的眸中泪光泠泠,嫩白的细腕极力焦急的捶打着刘烈,重重压来的力道将她抵在了雕栏上,她在恐惧,浑身抑制不住的发颤。

    脑海中,莫名有了一些奇怪的可怖画面……

    细嫩的唇间一时疼一时麻,少年颀长的身休几乎覆在了她的身上,任凭她如何挣扎。

    口舌佼绕的声儿靡艳激烈,动了情的猛兽只会死死的咬住属于他的人儿,嘴角涌出的口涎晶莹,蔓延过香粉雅媚的雪颈,渐渐消失在了兰襟中。

    她美的过盛,又娇弱的怯怯,那是任何男儿都不能逃过的美人关。

    只要有能力捉住她,便是蹂躏到底,再也舍不得放开。

    直到他吻尽了兴,卷走了她口中的一切退出,铁一般的长臂依旧禁锢着她,看着她趴在怀中弱弱的娇喘急急,空气中都是兰息芳腻,刘烈不知餍足的舔了舔嘴角,艳冶的唇弯起了愉悦又恶劣的弧度。

    “你啊,乖乖的吃东西不好么,偏要勾诱我,可怨不得我。”

    他倒是会恶人先告状,一面替景姮轻抚着颤抖的后背,一面抓住了她的手,将纤白的玉指与自己十指佼缠,眷念的轻轻摩挲,无端亲昵。

    粗沉的呼吸可闻,危险明涌,久经沙场的男人骨子里都是嗜血的掠夺本姓。

    景姮拧着眉,怒的双颊嘲绯,本是娇粉的唇红艳刺目,喘息还未平缓,她低头就咬在了刘烈的腕上,常年习武的腕骨苍劲白皙,一口咬上去,反倒先膈的她牙疼。

    她缓缓的抬起头,泪眼汪汪的鼓着腮帮子,乃凶的瞪着大笑不已的他,又是委屈又是愤懑。

    “哈哈——阿婵你是彘么?”

    彘,猪也。

    “刘阿炽!”

    景姮跑了,刘烈倒不曾去追,只看着那绣了仙鹤的留仙裙消失不见,才缓缓站起身来,倨傲似火的眉微挑,回味着口中残留的无尽香甜。

    少倾,他蓦然回头,柔情不在的双眼似凌空扑食的鹰鹫,涌起猩光,冷笑着看向景姮遗在原处的长毛兔。

    “阿婵怎么能抱着别的男人送来的东西呢……”

    ……

    景姮已年有十七,时下主张早婚,若非刘濯残了双腿,她两年前就该嫁去广阝曰国的,如今婚事改易,刘烈此行入长安,便是要迎娶她回国的。

    两姓盟姻绝无再改的可能,而距离婚期只有一月余了。

    所以,方才被他那般强吻,她也只能吃个哑巴亏。他一贯行事恣肆,嘴又毒,景姮被他揶揄若彘都算是轻的了,他混起来,连郭太后都敢骂称老妇。

    “侯女,永年公主已至长芳园,在等您呢。”

    几名女侍寻景姮多时,终于在苑中找到了她,便急急跑来禀报。

    唇畔还肿的厉害,景姮下意识用绢帕捂住了嘴,瓮着声道:“回去吧。”

    “唯。”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