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白凝与李承铭纠缠的同一时间,相乐生正坐在h市一家高端会所内,被迫左拥右抱。

    或许是因为张局长即将退休,在这最后的任职期内,他便越发不愿意收敛,拒绝了相乐生帮他挑选货se的建议,坚持“以身犯险”。

    相乐生苦劝无效,只好舍命陪君子。

    坐在他左边的nv人,浓妆yan抹,一对鼓胀胀的n几乎要从吊带裙里跳将出来,极具存在感地紧紧抵在他的x膛,缓慢磨蹭。

    而坐在右边的这个,年纪并不大,神情也有些怯怯的,微长的刘海下,一双无辜的小鹿眼正偷偷打量着他。

    “小相啊,放松一点,不用这么紧张。”对面的张局长喝了一口坐在他腿上几近v人以嘴喂过去的红酒,满足地眯起了绿豆眼。

    玩nv人嘛,还是来这种shengsegsu0更有感觉。

    领导发令,相乐生也不好太格格不入,于是放松了紧绷着的脊背,侧过脸和那年轻nv孩子闲聊。

    “还在上学吗?”他的音se清润,和着气息扑到nv孩子耳中,逗弄得她耳朵尖轻轻动了动,怪可ai的。

    “嗯嗯。”nv孩子急忙回应,又动作青涩地倒了一杯酒递到他唇边,“先生您喝酒。”

    相乐生微低了头,凑着nv孩子的手把酒喝g,薄唇沾染上一抹莹润的水se,淡漠的脸因此变得生动,不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nv孩子胆子大了些,小手轻轻搭上男人手背,小心翼翼地在上面蹭了蹭:“哥哥是本地人吗?”

    “不是。”相乐生推了推靠得太近香气有些呛鼻的大xnv人,“你先出去,留她一个就行。”

    nv人撇了撇嘴,不高兴地扭着pgu离开。

    张局长笑着调侃:“小相,你年纪轻轻的,怎么b我这个老头子还要保守?”

    说着,他把腿上的nv人放倒在沙发上,肥胖的身子匍匐下去,掰开nv人的双腿,表情贪婪地嗅闻隐秘处散发出来的腥臊气息。

    相乐生轻咳一声,颇有些尴尬:“领导,要不我先回避?”

    “不用不用!”老男人嘿嘿笑着,显然是把当众行y当做一种情趣,“你就在这里玩,不碍事!”

    相乐生微拧了眉,被迫围观了一场并不怎么养眼的q1ngse直播。

    只见头发花白的老男人撅起pgu,把整张松弛的脸埋进妓nv那不知被多少男人cha过的xia0x中间,像个饥饿了多日的老餮一样,急躁地吮x1啃t1an着,发出x1溜x1溜的水声。

    妓nv富有r0u感的双腿sisi绞缠上老男人的脖颈,嘴里发出表演x质略浓的sao浪sheny1n:“啊啊!爽si了!好老公t1an得我魂儿都要丢了!呃啊!啊啊啊!”

    相乐生错开眼,看见少nv乌黑青丝掩映下,一小片雪白柔neng的颈侧肌肤。

    她b他还要局促的样子,sisi低着头,睫毛乱颤,令人见之生怜。

    那只小手,还僵y地叠在他手背,却不敢轻举妄动。

    带着些安抚意味的,相乐生反手握住她,发现触感b想象中的还要好一些。

    年轻的r0ut,青春的气息,本身就带着致命的x1引力。

    他忽然想起白凝二十二岁的样子。

    那时她刚大学毕业,元气满满,颇有些青涩的可ai。

    见到她的第一眼,他便确定,她就是自己要娶的人。

    激情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消减。

    ai情也在一步步转变为亲情。

    他的命中注定,只有白凝一个,这一点他无b肯定。

    可是——

    不管多少岁的男人,最喜欢的,永远是二十岁的nv孩子。

    鲜neng多汁,可怜可ai,单纯懵懂,头脑空空,像只听话的小猫咪。

    这是男人的劣根x,即使是他,也不能免俗。

    对面的男人,仍在兴致b0b0地吃x。

    他看过不少ap,可还是头一次目击这样大尺度的现场。

    yjing因着生理x本能,高高耸立,将k裆撑起,散发出不容忽视的存在感。

    身边的nv孩子,很快发觉了他的异常。

    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终于大着胆子,伸出另一只手,隔着西服k握住了那火热的一根。

    相乐生微不可查地颤了颤,却没有阻止她。

    nv孩子紧紧挨着他的肩膀,说着稚ia0q1ng话语。

    “哥哥……你这里好大……”她绯红着脸,因着这好看男人身上浓重的雄x气息,身下早sh了一片。

    “哥哥……我给你亲亲好不好?”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涂了樱桃se唇膏的两瓣微张,像在索吻。

    相乐生的呼x1微重,一双因过于漆黑而显得有些慑人的眼睛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伸出食指,cha进她的口中。

    nv孩子不过微愣了一愣,立刻乖巧地用软neng的小舌头x1裹住他的手指,模拟x1ngjia0ei的动作,一下一下套弄起来。

    她小小的手,也在同时用一致的频率,隔着衣料小心撸动着那她几乎握不住的r0uj。

    张局长终于t1an够了x,从nv人的双腿间爬起,因兴奋而发红的脸上沾满了亮晶晶的yshui。

    他擦也不擦,“咔哒”一声解开了皮带扣,将短小jing悍的r0uj“噗嗤”一声送进nv人的xia0x里,接着兴奋地cg起来。

    那样的尺寸,带来的快感恐怕还不如唇舌,nv人声音里的表演意味更浓,叫得却很是卖力。

    见张局长玩得忘情,相乐生得sh漉漉的手指,站起身来,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外面。

    nv孩子蹑手蹑脚地跟着他走出门,一路到了男厕。

    相乐生窥了窥里面无人,拉着nv孩进了厕所的隔间,把她按坐在马桶上面。

    虽然不懂男人为何要背着人,nv孩子还是乖巧地解开了相乐生的皮带,小手探进内k里,和那滚烫的物事亲密接触,脸颊越来越红。

    她仰着脸,含羞带怯地把坚挺了许久的x器释放出来。

    暴露在空气中不过一秒,yu龙便进了nv孩子柔软的口腔。

    相乐生轻嘶一口气,将头微微后仰,那双总是带着些凌厉意味的眼睛阖上,敛去一身锋芒,心无旁骛享受nv孩子周到妥帖的服务。

    灵活的舌头绕着棱角分明的guit0u打转,时不时用力吮上一吮,接着又用舌尖抵住铃口,往里面试探x地钻了钻。

    这一下,透亮的前jing立刻涌出,被nv孩子贪婪地吞进喉咙,发出暧昧的声响。

    相乐生m0了m0nv孩子的头,以示嘉奖。

    他长得好看,态度也温和,nv孩子春情萌动,哪有不尽心服侍的道理?

    所以,即使他那物事尺寸惊人,nv孩子还是勉强自己,努力吞进去大半根,并毫不惜力地做了几次实实在在的深喉。

    这几下,真的是爽到了骨子里。

    相乐生显露出骨子里暴nve的一面,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几个顶送,直噎得nv孩子泪眼汪汪,眼角发红。

    可这副模样,更催发出他深不见底的yuwang。

    “快一点,乖。”他哑声命令。

    受到蛊惑似的,nv孩子听话地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双手无助地紧紧揪住他的k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明显的皱褶。

    终于,相乐生小腹一紧,把x器顶进nv孩喉咙最深处,抵着那紧致的软r0u,s出浓稠腥膻的jingye。

    “咳咳咳咳!”nv孩子委屈巴巴地把始作俑者吐了出来,随之一起出去的,还有淋淋漓漓的白浊,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在身上,更添ymi。

    除了肤se略微发红,相乐生仍旧是一脸正派,任谁看了都猜不出,他刚刚做了一场几乎算是r0ut出轨的荒唐事。

    用卫生纸擦g净疲软的x器,他拉上拉链,系好皮带,恢复成原来那副冷静自持的模样,转身准备离开。

    nv孩子擦了擦脸上的脏w,拽住他的衣角,眸光盈盈:“哥哥……可以加个微信吗?”

    做这行的,哪个没有做过钓上金gui婿、一步登天的美梦?

    然而,男人冷漠地摇了摇头:“不行。”

    他回到包间,张局长刚刚完事,奇怪地问道:“小相,你刚刚跑哪儿去了?”

    相乐生将从柜台顺手买来的烟递给他,笑道:“给领导买烟。”

    张局长满意地点头,和他一起从后门溜了出去。

    玩得心满意足的老男人啧啧赞叹:“小相啊,你真是洁身自好,简直是当代柳下惠。”

    只是没有cha入而已,如何称得上坐怀不乱?

    相乐生笑着自嘲:“家有河东狮,不敢过界。”

    ————————

    被男主nv主渣了一脸哈哈哈哈~

    好可怕的两个人……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