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午后,金灿灿的日光轻而易举地穿过枯枝败叶,在地上洒下一圈又一圈光晕。

    浅淡的云从空中游走而过,惬意飘忽,漫无目的。

    白凝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补妆,细腻的粉扑在雪白的脸颊上,犹如锦上添花,愈显光彩动人。

    李承铭坐在驾驶位,半侧着身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直盯着她看。

    “阿凝,不需要化妆,你本来就生得很美。”这样的溢美之词,放在什么样的场景都很合适,李承铭驾轻就熟地称赞。

    白凝微微弯了眼睛:“承铭哥哥最会夸人,你的话我可不信。”

    她拿出一支浅橘色的口红,在形状优美的唇上涂抹。

    李承铭笑着摸了摸她顺滑的发丝,手一路往下,停留在她腰间轻抚:“我发誓,我说的全是真话,你和十八九岁时候的样子,毫无二致。”

    收回口红的动作顿了顿。

    白凝垂下长睫,心头弥上淡淡的讽刺。

    男人总是以为,夸赞女人比实际的年龄年轻,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交际法则。

    殊不知,在她看来,这已经相当于一种冒犯。

    为什么一定要将十八岁时候的状态视为人生巅峰?

    难道三十岁,不能成为我最有魅力的时刻吗?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不是都有着其独特的意义和不可取代性吗?

    这些话,白凝自然不会傻到摊在明面上来讲。

    夏虫不可语冰。

    她收好化妆包,解开安全带,道:“我该走了,晚点还有课。”

    李承铭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舌头轻轻舔过她手背,问:“晚上来接你吃饭,好吗?”

    方才在电影院的时候,顾虑人多,只敢小幅度地做做手脚,没解渴不说,反而惹起一身的火。

    然而白凝已经兴致阑珊,推拒道:“不行,我老公今晚回来。”

    李承铭静了静,指节钻入她手指缝隙,看起来是亲密无间的姿态:“那明天呢?我有个朋友开了画展,一起去看好不好?”

    “明天也不行,我们学校组织了教师的团建活动,后天才能回来。”白凝推开车门,扯了扯被他握住的手,却没挣开,不由看向他,表情露出些许疑惑。

    “阿凝。”李承铭忽然用了些力道,把她抓得死紧,“今天晚上……你会和他做吗?”

    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毫无道理的占有欲。

    白凝叹了口气,语调复杂:“承铭哥哥,这不像你。”

    李承铭惊觉自己的失态,有些惊慌地放开她,揉了把脸,挤出个笑脸:“是我犯糊涂了,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快走吧,改天我再约你时间。”

    本来不过是想拿来做个消遣,或者还夹杂了些重温旧梦的念头。

    成年人的游戏,应以不影响对方正常生活为前提,这规则他比她更清楚,也更熟练。

    可刚才不知道怎么竟然昏了头,说出那种拈酸吃醋的话,真是有够丢人。

    他翻开微信通讯录,打算随便找个嫩模或者炮友打发时间。

    翻了有一会儿,脑海中忽然出现白凝躺在那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

    他皱了皱眉,关掉屏幕,瞪着方向盘发愣。

    晚上,白凝靠坐在床头重温《傲慢与偏见》,不知怎的睡了过去。

    她是被脸颊上传来的一阵阵痒意弄醒的。

    睁开眼睛,面前是相乐生温柔含笑的俊脸。

    薄唇微张,凌厉之气尽褪,从鼻尖往下,他吮住了她的唇。

    “唔……”白凝睡意未去,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肩膀,仰起下巴任由他亲吻,“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进门。”相乐生抬手扯掉颈间的领带,随意扔在床上。

    眼角余光扫过那长长的令人联想到绳子的物件,白凝走了一下神,又很快转移回来,以手轻轻推他:“是不是还没吃饭?我去帮你热。”

    “不急。”相乐生将她制在身下,不许她起来,一手探到被子下面摸索,“先做点别的。”

    昨夜的春梦,令他记忆深刻,欲念难消,回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她,便再也忍不住。

    相乐生少有这样热切的时候,白凝不由有些惊讶。

    但这是夫妻之间应尽的义务,他既然想要,她亦不会推拒。

    顺从地任由他解了衣衫,赤裸的身体相贴,她被他身上炽热的温度激得轻微颤栗了一下。

    跪在她双腿之间,相乐生撑起身子,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钻进了被子里。

    白凝愣了愣,感觉到一双大掌捧住她的大腿,把她分得更开。

    接着,温热湿润的舌头,试探性地舔了舔她大腿内侧的肌肤。

    白凝惊喘一声:“乐生……不要!”

    他从没给她做过这个。

    不,单是想想冷静自持的相乐生对她做这样淫秽的事,她就觉得窒息。

    相乐生顿了顿,犹豫是否要继续下去。

    白凝已经快速收回了腿,拽住他的手臂,拉他上来。

    昏黄的灯光下,她脸红得快要滴血,显然已是羞耻至极:“你……你……”

    看见她这副模样,相乐生已经心生悔意。

    是他太过轻浮孟浪,贸然过了界。

    “对不起,小凝。”他俯身抱住她,柔声安慰。

    白凝平复好紊乱的心跳,带了一点儿埋怨:“你吓了我一跳……”

    她难免生出疑心,问:“乐生,你怎么会忽然想起要这样?”

    相乐生不免尴尬,想了一想,将张局长当着他面做的肮脏事和盘托出。

    只隐瞒了他在厕所的那一节。

    听完之后,白凝啐了一口:“怎么那样恶心?你可不要跟着学坏。”

    相乐生回复到传统传教士的体位,动作轻柔地往里拓进。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今晚,她身体里面格外湿润柔软。

    “我不会的。”坚硬的龟头缓缓楔入她的最深处,他信誓旦旦保证,“刚才那样做,也只是以为你会喜欢。”

    “我才不喜欢……”白凝将一双长腿缠到他劲瘦的腰身上,微蹙眉头,吞下因过强的快感而想要出口的呻吟,“现在这样……就很好……”

    他小心翼翼,她言不由衷。

    3 w~5Tn s~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