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今天下工时间还早,张英急着回家喂猪,先告别了肖缘。登记好工分,肖缘爬上羊河坡西面,捡了一捆干柴,背上回家。
    下坡的时候遇到正在往上走的何进,突然见到他,肖缘慌的连忙低下头,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不敢仔细看他,她极力装作平静的模样,准备和他擦肩而过。
    谁知,往常一向不熟的何进朝她打招呼,“小缘,你下工了?回家啊。”
    简单的一句话,惊的肖缘差点甩掉手上的柴,极快的看了他一眼,她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停了,点点头,“是咧,要回家了。”
    为了不显得动作突兀,肖缘的视线一直落在何进手上的绣球花上,一大朵圆圆的,从上往下递减的浅紫色,很好看。
    何进要将花递给她,笑着说:“你也喜欢啊,我刚才上山时在五叔门前摘的,他差点拿拐杖打我。送给你吧,落我手上,迟早糟蹋。”
    肖缘整个过程都愣愣的,觉得不真实,她单独遇到何进了,他跟她说话了,还送她花。肖缘眨眨眼睛,看向手里的花。
    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肖缘背着柴火和锄头,摸进小树林,穿到另一头,然后放下东西蹲在树后,朝外看。
    何进坐在山坡上,一条腿曲起,黄皮的书本搁在膝盖上,一页一页翻的很慢。太阳快落山,稀薄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影子都温柔又温暖。
    他怎么长的那么好看啊,说话声音又好听又温和,她的名字从他的嘴里滚出来,都好听无数倍。肖缘一遍又一遍回想何进刚才跟她说话的场景,短暂平常的一幕,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
    她躲在树后,看了何进好久,再晚回去就要挨骂了,肖缘依依不舍的从林子里退出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心情都是飞扬的。到了平坝,一条长河从村子中间横穿,淌过草原,隐没在地平线的远方。
    这是从山里流出来的水,村里人在上游洗菜、淘米,在下游洗衣裳床单。夏天的时候,村里的男娃子最喜欢玩水,在河里一待就是一天。
    如今正是最热的时候,地表叫白日的太阳晒的余温未散,河里还有没回家的小孩子。肖缘走过桥,随意往下头看了一眼,几个瘦高个儿扑腾在水里打水仗。
    因为她这一眼,就有人注意到她,顿时一声逗弄的口哨声响起来,底下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道:“嘿,你看我干啥?”
    肖缘惊讶的瞪大眼睛,盯着那张与何进一模一样的脸,正是何进的双胞胎弟弟何兆。要说何进在村里人见人爱,何兆就人嫌狗憎。
    半大的小子了,正事儿不干一件,整天混日子,东溜达西晃悠。不是那张脸,简直叫人怀疑何兆是老何家捡来的,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咋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肖缘自来是个嘴笨不会说话的,何兆明显拿话臊她,偏生怯的不敢骂回去。何兆这一声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有人调笑,“肖缘,你也热啊,下来一道洗嘛。我们不看。”
    肖缘脸都气红了,柴也不要了,捂住脸要跑。何兆跟个灵活的猴子一样蹿上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花,笑嘻嘻的,“你跑啥,我又不吃人。”
    “兆子,不定你还真吃人哩。”一串不怀好意的笑,肖缘脸红透了,她最怕何兆这样的二流子,还是鼓起勇气道:“还我。”
    “又不是你的,凭什么还你。”这花就五叔门前有,肖缘过来的方向是他哥平常最喜欢去的,何兆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随口一诈。
    肖缘顿时从脸红到脖子,心虚的样子不要太明显,何兆探索的眼神像只锐利的狼崽子,逼的人无处遁形。
    肖缘跑了,何兆远远望了一眼,瘪瘪嘴,意兴阑珊的回到石头上坐着,手上还随意拿着那朵绣球花。
    他好兄弟铁牛撞了他一下,嘿嘿嘿的笑,露出一口白牙,“你逗人家干啥,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何兆噗了一声,满脸不屑,“谁看上她了,小丫头片子。”还喜欢他哥呢,别以为他不知道。
    何兆也是个猴精猴精的,脑子转的快,知道村里大半丫头喜欢他哥,没想到肖缘也有那意思,顿时不爽。
    “人是小丫头,你瞧瞧她那样子,胸大腰细的,咱村里这样的可不多。”他娘就说,屁股大的女娃好生养,以后就给他找个那样的。
    何兆一掌拍在铁牛头上,“想啥呢,一肚子花花肠子。就她那胆小样儿,有啥好看的。”
    铁牛巴巴的摸着脑袋,嘟囔,“是没有那样的看上你,村里的女娃都钟意你哥咧。”
    何兆摸着下巴,他哥那样的?哪样的,一张脸嘛,他也有啊。
    缘更,慎入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