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就他嘴笨,升一级工资翻不少,锯嘴的葫芦死活不开腔,气死人。”她因为怀孕又没正经工作,眼瞅着家里开支越来越大,忍不住抱怨。
    “姐夫人老实,心里清楚呢,说不准有他自己的考虑。”
    “屁个考虑。你们厂里缺不缺人,要不我也进厂得了,勉强糊住口也成啊。”
    肖缘不同意,“身体本来就不好,还喂着小虎子,进啥啊进,上长夜班你受的了?小虎子谁看啊,他奶奶你放心吗?”
    肖兰叹口气,刮刮儿子小鼻子,哼哼道:“小麻烦精。”
    肖缘看着外甥笑着露出来的牙板,忍不住亲了一口,“小麻烦精也可爱招人疼哩。”
    “那要不我也搁你们厂门口去摆摊儿,我们巷子里就有一个卖酸豆腐的,挺赚钱。”
    卖小吃起早贪黑不说,一个人带个奶娃娃也不成了,肖缘怕再回绝伤肖兰的积极性,“我听说城西跳蚤市场招租呢,要不我陪你去看看,摆个衣裳摊子守着也成啊,是个正经工作。”
    肖兰本来也没啥主意,肖缘出来工作几年,见识多了,又有手艺又有钱,一改以前拘谨内向的性子,落落大方的多。好多事情,肖兰还靠她出主意呢。
    两人约好了,找肖缘休息的时候,结伴去逛西边的跳蚤市场。相当于一个小型批发市场,一走进去便被满坑满谷的商品包围,衣裳、日用百货、鞋子、帽子、应有尽有。
    从早上逛到晚上,全程肖兰不怎么开口,都是肖缘在问。饿得狠了,一人叫了一大碗臊子面,不过几分钟,吃得溜光,肖缘道:“买东西就是要推销,你啥都不说,以前挺爱说的。”
    “一孕傻叁年,我又没接触过,忘了咋说了。你觉得咋样啊,卖啥划算点?我看里头有个瓷器店,那些锅碗瓢盆家家都用得上,又能放,亏不了。”
    “你家那个,马上会爬会走,屋里摆一堆瓷碗磁缸,够他嚯嚯吗?也不安全。”
    “可我不想卖衣裳,我看都没什么人去。”
    “那些衣裳也不怎么样啊,没我们厂里做的好看。款式老气,做工粗糙,一眼望去全是一个样,要我也不买。”现在大家做生意都在摸索阶段,一看人家卖什么,不管叁七二十一,也去进一大批,导致顾客审美疲劳,当然卖不出去。
    肖缘倒是记得她之前去县城,见过一个批发市场,比这里好多了。
    姐妹俩逛了两天,肖兰越看越颓废,肖缘看她的样子,大概不想干这样费精力又费口舌的工作。肖缘问吧,肖兰也说不上来,最好能在家做活儿,方便看孩子,时间也要自由。
    肖缘想想道:“那你跟姐夫商量一下,开个小卖部咋样。”
    她就是随口一提,肖兰真跟王青山商量了,夫妻俩意见一致,说干就干。各处借了点本钱,开了个小商店,卖些盐醋调料的日用货,有时候捎点乡里拿上来的土鸡蛋、家种的菜。
    肖缘陪肖兰跑批发市场,肖兰没开起铺子,肖缘却很是上心。他们制衣厂的货都是大单子,不一定只服务于一个品牌,她带的几条线时常换单,做的代加工的事。所以她比其他班长见识了更多不同的品牌、不同的风格。
    根据单子大小,制衣的多寡,肖缘能从中窥见一点潮流的走向。可惜,小城镇,眼光好的人不多,有经济头脑的更少,一股脑跟风,市场很是不景气。
    肖缘一旦把这个事放在心上,找机会就注意着,做些市场调查,研究研究民生需求。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他们厂区的林静打算辞职走人,在这天下班之后,说是请大家吃饭。
    肖缘也在受邀之列,肖兰的小卖部开起来她还没去看过呢,今天正好厂里停半天电,全体放假,正好有空。林静拉住她手腕,“不兴说不去,我要走了,指不定还来不来,就这一顿饭了。”
    “好吧,我回去换件衣裳。”
    肖缘跟庞娟一个宿舍的,庞娟已经收拾好了。难得穿了一条红艳艳的裙子,一根细细的腰带打在腰上,人是圆滚滚的,胜在有几分不经雕琢的气质。
    两根黑黝黝的麻花辫子,垂在背后,嘴上和脸蛋上都抹了口红,生机勃勃的活泼。牵起裙子转了一圈,“你看咋样?好看吗?我就是太胖了,穿裙子不好看。”
    肖缘真心道:“挑衣裳贵在合适,找到合适的,什么身材都能靓。你这样也不全太胖。”
    庞娟美滋滋的照镜子,“林静喊吃饭,跟你说了吧,你穿啥啊?”
    庞娟瞅瞅肖缘跟电影院海报上明星一样的脸,纤秾的腰肢,细胳膊细腿,白润润的皮肤,羡慕极了。她要长肖缘这样,想追谁不成啊。
    庞娟悄悄拉住肖缘,“我拜托你个事儿呗。”
    “啥事儿?”
    肖缘拿着内衣在纠结换不换,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袒胸露乳,庞娟一时半会儿又不出门,便把衣裳放回去。
    庞娟凑到她耳边说完话,肖缘更纠结了,“这个事儿,我年纪轻轻的,也不好当中间人啊,不如找王组长她们。老前辈随意跟小辈聊聊找对象啥的,既不显得刻意,传出去了也没人说啥。”
    要的就是你去,庞娟在心里默了一句,央求道:“这不是不好意思嘛,我跟你好啊,你帮我问问,他不中意也没啥。我都没求过你啥,帮帮忙嘛。”
    肖缘其实跟庞娟处得也就那样,庞娟好像跟好多人都亲热的很,什么私密都能分享,不少人觉得她好。肖缘心思细,看人看细节。
    之前有一回,庞娟因为一批货出了点问题,被上头追究责任,在领导怒气冲冲的时候谁敢说话?肖缘想着先解决问题,从头到尾查了一遍,发现不是线上的问题。包装失误,单子错了大半,还好发现及时,把错的包装换回来,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肖缘举手之劳,帮了庞娟一把,两人有点亲厚起来。后来肖缘线上也出了一回事,不大,挨了一顿批评。她也不过跟庞娟吐槽了几句,转头她就被领导叫去敲打了一顿。
    跟庞娟聊天的某些字眼,从领导嘴里说出来,肖缘当时就知道自己自以为是了。那之后,大事小事,她再不怎么跟庞娟深交,不过维持着面子情。
    可如今看来,这面子情也挺难维持的,庞娟缠了肖缘一路,“你就帮我问一句,什么回答我都接受,帮帮我嘛。真的,我到时候好好谢你。好了好了,人都到了,不说了,记得啊,我走了。”
    肖缘实在恨自己,在外面磨炼这么久了,面子还是软,别人一求什么,她就找不到理由反驳。就是心里跟庞娟有嫌疑,人家一歪缠,她就没辙了。
    林静的饭局,何宏东跟着几个维修部的也来了。往饭桌上坐的时候,他就坐在肖缘旁边,往常不觉得别扭,心里一旦挂了事,就不自在了。
    肖缘紧张,何宏东也紧张,她今晚看他好几次了。她不知道,她一看他,他那种复杂又纠结的心情,既想躲开她的注视,总觉得自己哪哪儿都不对劲儿,会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又实在忍不住看回去,她从来都没有这样认真地看过他。
    何宏东的脸,在灯下映得红红的,腰杆打得笔直,一杯接一杯喝水。
    像是在灌牛,咕咚咕咚的声音,肖缘笑了一声,“我看那边茶壶没人动,你还喝吗?泡得荞麦吧,好喝吗?”她提着空壶晃了晃。
    何宏东握着茶杯,勉强镇定,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有如擂鼓。肖缘思量着,扯闲话一样,“你家离这里挺远的,你咋跑这老远来上班。”
    “有亲戚在这边铁厂上班,正好我毕业没事干,就说先来凑合着。”
    “都是这样想的,先找个工作糊口,慢慢看有什么能终生经营的营生,外头好啊,咱现在遍地都是机会,国家给的机会政策又多。”
    何宏东不是个爱夸夸其谈的人,有些人努力叁分往出去说十分,有些人努力十分对外透露叁分。他是个努力十分,把所有东西都摸透之后,还一分都不会往出去说的性子。
    可是肖缘主动问起,他就没办法克制自己的表达欲,想让她熟悉自己,了解自己,忍不住一切都向她敞开。
    “我也是这样想,我准备明年就去南方看看,攒了钱长了见识总要认识一下外面是什么样子,外面人过得什么生活,他们怎么看待如今的社会,怎么把日子过的红火,东风是咋搭上的。我以前看,觉得写出来那些东西的人真了不起,了解了作者,知道人家走过许多名山大川,见识过很多人的时候,我也想去试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