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几年的时间,白勉镇的火车站大变样,原来跟候车室相连的站台被铁栏栅围住,只有持票的人才能进去。乱糟糟的小摊小贩经过整顿,都有了合格的营业执照。没人管理的进站口有穿了制服的地勤指挥维持秩序。
    热火朝天的火车站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离别团聚,肖缘今天穿了一件姜黄的连衣裙,白色小皮鞋,外头罩一件坎肩,头发是时下最流行的卷发。她是小巧的鹅蛋脸,不留刘海时整个脸蛋露出来,肤白眉黑,怎么看怎么洋气。
    有些紧张地扯扯衣裳,摸摸头发,抱怨肖兰,“我看都没人弄我这个头发,是不是不好看,感觉怪怪的。原来长头发多好。”
    肖兰翻个白眼,又一个从她们面前过去的人忍不住回头看肖缘,“你得了啊,没完没了了。这不挺好的,你不习惯而已,前几天去省城你也看见了,多少人烫你这个头发没你好看呢。”
    喧嚣息壤的火车站广场,肖缘听见一辆又一辆的火车鸣笛声近前,不知等了多久。伸着长脖子,终于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军绿色声影从站口一步一步走过来,那一刻,鼎沸的人声、息壤的人群全部消失,他们的眼睛里只剩了彼此。
    “来了——来了——何兆!”肖兰抱着虎子还垫着脚尖看。
    “何兆!”肖缘像只欢快的小鸟,飞扑进何兆怀里。何兆手里的旅行包脱手,砸在地上,孤零零没人理会。他紧紧抱着肖缘,深吸了口气,听见她带着小声道:“你终于回来了,好想你啊。”
    再铁血的汉子,那眼泪也不争气一窜就上了眼眶,两个人就像暌违十来年的亲人,紧紧搂在一起。肖缘抱着硬邦邦的腰杆,心里又苦又辣又酸又甜,哭得开始打嗝。
    何兆的心窒息般收紧,粗粝的指腹帮她揩掉眼泪,“别哭了。”
    肖兰慢慢走上来,笑眯眯,“不见人的时候没事人一样,这会儿晓得哭了。小虎子看着呢,要羞你了。”
    肖缘不好意思理理妆容,又看了何兆一眼,见他一瞬不瞬看着她,连招呼都忘了,憋着脸红道:“我姐跟我一道来接你,今天在城里住下,明天回河子屯。”
    然后接过小虎子,教他喊小姨夫。小虎子圈着肖缘的脖子,贴着她的脸,怯生生看何兆,那小模样,可怜又可爱,肖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虎子乖,回姨给你买糖。”
    何兆先还有点陌生,一看肖缘跟小虎子极其亲昵,当下鼻腔里闷闷哼了一声。一群人往外走,何兆一手提着包,一手搭在肖缘腰上,肖兰在前头引路。
    腰上痒痒的,那双大手滚烫的厉害,肖缘抬头瞅了何兆一样。几年不见,何兆越发高了,肩背厚实,脸上晒黑了,活脱脱男人味浓郁的青年。
    何兆低头看她一眼,一言不发,相较几年前,人稳重了不止一星半点。
    王家早准备了饭菜。何兆不愧是当兵回来的,言行举止一丝不苟,以前的那股痞劲儿找不到一丝影子,不说端正严肃,说话条理清晰,言语伶俐,半句不废话。
    肖缘不自在,一晚上不怎么往他跟前凑,总觉得陌生的很。肖兰也不习惯,跟肖缘说悄悄话,“瞧瞧现在多稳重啊,当初你嫁给他,哪个看好,现在可算争气了。”
    肖缘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吃完饭桌子擦了,碗洗好了,她还磨磨蹭蹭跟肖兰聊天。何兆也就跟王青山说话,谁都不急,最好还是肖兰悄悄推了肖缘一把,“再坐下去,明天了。”
    赶着他们回去休息,何兆站起来,拉过肖缘的手,握得死紧。出了门。
    肖缘悄悄看何兆一眼,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步子迈的老大,要不是握着她的手又热又紧,该以为他心如止水。
    肖缘在城里为了照应店铺,租了房子,路上简单跟何兆解释了几句。他低低应着,肖缘有点怅然若失,竟然怀念起先前动不动就逗她、总把情话挂在嘴边的何兆。
    钥匙插进孔里,肖缘低着头,“这房子我住半年了,啥都齐全的,咱们先歇一晚,明早就”
    话没说完,就被一把拥进屋子,眼前一黑翻了个身,嘴就堵上了。肖缘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伸手去推,何兆轻轻松松将她两只手捏住,含着她的嘴唇又吸又咬,那模样,活似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不一会儿,嘴上就麻木了,大手拢着小巧柔软的乳房,或重或轻揉捏搓弄,抓得她浑身发痒,勉强咽唾沫,喘气道:“何兆”
    “叫我小兆哥,像以前那样喊我。”他的语气有点委屈,仿佛被冷落。肖缘还紧张着,哆哆嗦嗦绷着身子,快揉成一滩水,听到他不满地控诉,“我想死你了,每天做梦都是你,缘缘,缘缘”
    肖缘一下就放松了,自始至终,何兆还是那个何兆,在她面前从未变过。她涨着一张关公脸,小声道:“去床上,就在里面。”
    “等不及了。”
    根本来不及脱衣裳,就在门边鞋柜子上,单手将她抬起,捞起裙子扯开内裤,早已火热昂扬的东西气势汹汹抵上来。何兆不知这几年吃的什么,养成一身硬邦邦的腱子肉,抓上他手臂,鼓起来的块状肌肉绷得死硬。
    她的一条腿担在他腰上,根本勾不住,摸到胸前匀称的肌理,棉滑弹性十足。胸肌仿佛拳头,一鼓一鼓的,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下油亮油亮的。
    本没有准备好,耐不住他的急切,肖缘捧起何兆的脸,看清他脸上忍耐情动的表情。主动凑上去,就被缠住舌头,发力地吮吸亲吻。
    一身雪白的皮肉尽在他掌心揉捏中软化成了水,微微往下滑便轻易坐在滚烫的柱头上,仿佛被烫到,她哆嗦着想站起来。却被握着腰,他的身子轻轻一提,就感觉两片肥腴的唇肉挤开,发酵的大白馒头裂开一条缝,热乎乎的水流淌在柱头。
    何兆深吸口气,像只硕大的狼狗一样,揉搓着媳妇又亲又舔,脸埋在她脖子里一直没抬起来过。咬咬牙,提抢进了洞,两个人同时巨颤,又难受又舒服哼出声来。
    一口气仿佛从下头堵进胸口,差点上不来,好几年不经人造访的蜜穴倏忽撑大,逼得她眼眶发红。黑暗中的感觉尤其清晰,热腾腾浑身冒汗的身子,滚烫能灼伤人肌肤似的喘息,亲昵缠绵极致诱人深陷的亲吻。
    这些都是次要的,下体的感觉数倍放大,湿漉漉软绵绵的阴户微热,后如火炭一般,慢慢胀满。细小的一点刺激电流一样猛蹿过全身,刺激到穴道深处的泉眼,激流爆发,冲刷过内壁。
    肖缘双腿一软,差点站不住。
    手臂从她腰后横过来揽紧,肌肉突突隆起,像骨坚硬。她浑身软成了水,柔弱无骨,菟丝花般紧紧缠绕。他像磐石坚定雄厚,进攻的腰腹如同盯紧猎物狩猎一般蓄势待发的猎豹,调动全身的肌肉,蓄力律动。
    莹白巴掌长的脚丫扬在空中,每被撞一下脚后跟就点在他腰眼上,抽插快的时候会蜷缩起脚趾绷得死紧。如同风雨飘摇中的落叶,连同细碎的呻吟也溃不成声,断断续续,时高时低。
    许久没如此弥乱过,肖缘睁着一双泪眼,眼前的东西都在剧烈晃动。他发狠似的横冲直撞,仿佛要把缺失的时光都找补回来,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深入,口中却极其温柔缱绻喊她的小名。
    巨大的欲望一下将穴门塞满了,拥挤进最里头,撑开每一个隐秘的褶皱,结结实实塞满整个甬道。喉头都被噎住似的满胀,肖缘忍着哽咽,大口匀气,“何兆轻点,太用力了嗯”真的有点疼了。
    抽插的动作猛烈到甬道快要烧起来,热量传遍全身,蒸熟的虾一样滚烫烫。他的后背宽厚炽热,大汗淋漓,滑济济抓不住,只能搂着他的脖子,承受着每一下都如同能撞出灵魂般的肏干。
    迅猛地抓起她两条腿圈在腰上,一下将人抵在鞋柜上,欲望轻轻抽出来只留龟头卡着,再以十倍百倍的力量狠狠顶回去。“啊嗯小兆哥唔”她像一条干涸的鱼,拼尽全力大口呼吸着,从身体到精神都叫嚣着最痛快的欢愉。
    灼烫坚硬不断冲刺,反复挤压,尽没至根,一下比一下用力,似乎这样就能挤进更深处的嫩穴。肖缘神色迷离,腰肢往后弯成不可思议的柔软弧度,指尖发白扣着柜沿,感受着小穴被撑开再撑开,每一次的剧烈抽插都让她全身痉挛发抖。
    狭窄的腰腹抵在两腿间狂插猛送,一只手握住细嫩滑腻的大腿,香馥馥的酥胸在唇齿间溜走又被捉住,她整个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欲生欲死。蜜穴每一次抽搐痉挛都发疯似的蠕动收紧,全部的媚肉调动起来,含着肉棒咬合推挤,仿佛被含进没有牙齿的嘴里,吮吸嚼弄,吸着马眼,刺激的电流从脊背窜起,头皮忍不住舒爽得狂跳。
    “缘缘缘缘,我好想你”他如同一个久旷的瘾君子,痴迷得嗅着她身上的味道,舔过每一寸白腻腻的肌肤。漆黑的眼睛突然发出光来,强烈的快感随着小穴又一次无意识的搅紧如潮水将人淹没,他撞击的力道速度越加狠厉,相连的身体发出刺耳的啪啪声,飞溅的液体在发红的肌肤上打磨出泡沫。她窒息一般失声,眼泪和汗水打湿头发,胡乱黏连,在蜜穴火辣痉挛到至极时,小腹猛的一抽,夹得何兆浑身肌肉绷紧。
    他猛得呼了两口气,按着纤细的小腰只剩机械的抽插,数百下之后终于紧抵着喷射出来。这一射就维持了许久,似乎将所有的存货都交代了。何兆将脸靠在肖缘胸前,听到剧烈的心跳。慢慢感受分身泡在浓稠的暖流里,不时被纠紧一下高潮的余韵。
    整个人舒服的懒洋洋的,过了一会儿,抬起她的小屁股摸索进卧室,躺在床上,有空好好看她。没什么变化,就是脸长开了,浓眉俊眼,漂亮得紧,所以他一下车站一眼看见她。相比几年前,人更白了些,浑身牛奶一样乳白滑腻的肌肤。衬着他风里来雨里去,晒成古铜色的一身颜色,紧紧搂在一起的姿势,黑白镶嵌,既和谐又斑驳,似乎无比相配,又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
    何兆盯着肖缘看了许久,那眼神熟悉又陌生,如同梦中许多回,抱着她怎么也看不够。这一次不一样,满怀软玉温香,不同往常醒来身边空荡荡。
    肖缘累极了,眼睛半阖着,舍不得睡,手搭在他脸上,声影有点哑,“你瘦了,没好好吃饭吗?”
    “我是结实了,你摸摸。”他含着笑,那模样一如从前。肖缘受不住他火辣辣的目光,偏过头,“跟以前一样傻。”
    “还走吗?”她睁着眼睛期待的问。
    何兆心软得一塌糊涂,“不走了,打死都不走了。一辈子几个五年。”本来叁年就能复员,但是那个时候恰好有机会更进一步,咬牙又留了两年,看见她的那一刻悟了,这辈子是哪里也去不成了。
    没见的时候思念如丝,缠绵蚀骨,终于见到了分明有许多话想说,一时竟然不知从何开口。肖缘手上捏着何兆的耳朵,心里无比的妥帖安心,没注意到两人还是相连的姿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
    何兆就受不了了,过了几年苦行僧的日子,一朝媳妇抱在怀里,小弟弟被含在柔软的穴道里泡得软乎乎的。不动还好,她无意识的一翕一夹就能击溃他的神经。
    可还想着如今自己该成熟稳重,别在外头训练了几年,在她面前还是小孩子一样,嬉戏玩闹,他在努力向她的标准靠拢。暗暗调整呼吸,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回来的时候给她带礼物了,刚才太急忘了拿小穴轻轻跳了一下,吸得肉棒神经一麻
    他的工作分到了市政府,以后就是大家说的领导级别的铁饭碗,村里该不会再有人说她嫁得不入流了她往他怀里一缩,嗯,含得更深了
    等工作接洽好,接缘缘一起来住穴门猛得夹了一下,爽得何兆额头青筋跳了几跳,深吸口气,才感觉到阴茎快速恢复了活力
    肖缘瞪大眼睛,还没从酸软中回过神,身子懒懒的提不起一丝力气,两条腿已经被他架在臂弯。似乎听到蜜穴深处传来的水声,混着满腔的淫液、精液,他只是轻轻一送,接着又是狠劲的一插。肖缘浑身抖如筛糠,整个大肉棒,尽根没入,她短促尖叫一声,撑起上半身往后退,结果就被箍着腰拖回去。
    她死死咬着手背,发出哀嚎似的低低的唔声,在急如暴雨、电闪雷鸣般的抽插下,小穴里面潮湿了,润滑了,穴壁也彻底张开了。直爽坚硬的龟头,青筋暴起,独目圆睁,肉刺坚挺,几乎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集中了,狠顶猛扑的一瞬间,犹如山崖上坠落的岩石,带着巨大的惯性,捅在柔软的穴肉上。
    一种没入头顶爽快的刺激在五脏六腑炸开,肖缘抖得厉害,清晰感觉到肉棒每一次侵入都仿佛要将穴道撑裂开似的饱涨感,深处的嫩肉不断扩张又收缩,聚集的快感洪流般冲荡着全身每一处的神经,一波高过一波,直刺得她百爪挠心,浑身发抖,筋骨发麻。
    小腹不知哪块肌肉传出奇痒的酥麻感,不断加剧、不断扩张、不断漫延。仿佛被放进沸水里,燥热、火辣的感觉伴随着灭顶的快感,怎么也摆脱不掉。
    只是保持着驾着她双腿的姿势,身体前伏四十五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臀上,狂抽狂插永无止境。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都撞到小穴深处的花心。颤巍巍的宫腔禁不住长时间的顶撞,已经绽放花壶,泄了好几回阴精。如同香软的大白馒头,戳一下就是一个小坑,次次戳在一个地方,再紧闭的花穴也受不住紧绷,放松了力道。
    大肉棒似乎感受到了妥协,等凸涨涨的软肉凹下去,一举便突破了那道小门,龟头埋进了前所未有的潮湿绵软之地。即使箍得难受,也掩盖不住穴肉带来的四面八方的紧搅与舔舐。青筋狰狞的肉棒被全方位吞噬,吸着马眼的小口如此紧致销魂,激动得他身上一条条、一块块刚劲铁骨般的肌肉鼓跳起来。
    何兆爽得头皮猛跳,眼前白光放烟花一般绚烂,再也受不住这销魂夺魄的刺激,阴茎在穴道里狂抽猛跳,一股一股的浊白精液一滴不漏全部吐进紧闭的花壶。两次长时间的射精,加上她自己数不过来的高潮,小腹里的液体挤压奔流全被堵在里面。
    肖缘涨得难受,是没一点力气了。迷迷糊糊间,听到他在说什么,终究抵不住累,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