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冯婉容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弄的有些呛到了,手撑在他胸膛,涨红着脸咳嗽了几下,等平缓过来后,带着娇羞捶了一下他胸口。
    “别闹,在船上。”说着身体软绵绵的侧靠在他怀里。
    实则偌大的穿上就几名随从的侍女,此刻这个时候都侯在外面伺候,没有传唤,谁也没那个熊心豹子胆敢进来。
    钟汉魁顺势手勾上她芊细的腰肢,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幽深漆黑的眸子带着浓浓的情欲。
    “本王现在想在船上干你。”浑厚磁性的嗓音透着暗哑。
    低头在她颈间嗅着她身上自带的芬芳,另外一只大手隔着锦绣丝绸的衣物,附在她饱满的玉乳上,不轻不重的抓在手心里揉捏着。
    听到他粗俗不加修辞的言语,微红着脸,挠痒痒似的推了一下他说道。
    “别。”
    嘴上虽然说着别,可身体软入水,诚实的发出反应的邀请,裙萝下修长的腿勾上钟汉魁的公狗腰,挺着灵动曼妙的娇躯,后仰着漂亮的天鹅颈,微微眯着细长漂亮的眸子,朱唇微微开启,吐纳着芬芳的气息。
    钟汉魁对于身下冯婉容这一热情举动,扯动了一下薄而有形的唇角,温厚湿润的啃咬着她玉颈,每往下移动,都会在亲吻过的地方留下印子。
    “唔~~别弄在脖子上。”声音中透着情欲的娇媚。
    很快在他亲吻抚摸下,冯婉容身上的衣物被退去了大半,露出若隐若现的曼妙白皙的娇躯。
    此刻的她,尽情的享受着钟汉魁的疼爱亲吻的抚摸。。
    晴天白日下,湖中的风景美不胜收,景色如画,悠悠碧蓝的湖中央停着一艏雕工精美绝伦的大船,船内更是低调透着奢华。
    宁静的船仓内传出女人娇媚的呻吟叫浪声。
    “啊~~嗯哼~~好舒服。”声音被顶弄的断断续续。
    这时的冯婉容,跪趴在桌子上,撅着屁股,一头青丝散落在肩膀两侧,身上的衣物,半脱半挂在娇躯,一副半袖琵琶半遮面的景象,玉乳饱满浑圆,顶端的乳头粉嫩精巧。
    身后的钟汉魁,单膝跪地,双手卡在她芊细的腰肢间,挺着腰身,深入浅出的撞击着她蜜汁紧致的娇穴。
    ‘噗次噗次’
    “啪啪啪‘的声音格外色情。
    钟汉魁伏下身体,胸膛贴在她后背,单手撑在她耳侧,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刺激,带着浑厚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质问道。
    “说,本王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自己有没有自淫过你下面的小骚洞?”说话间,并未停止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的撞击。
    听到他问的羞人的话,冯婉容本就潮红的脸仿佛更加红润了起来,眼尾角带着湿润的雾气,颤栗着敏感的身体,下身私密处被进进出出摩擦的舒痒到了骨头缝,摇着头应了声。
    “没有。”
    打死也不想承认,当初还以为他撇下自己不要自己了,难过之余,夜深人静,时常睡不着的时候,异常的感觉到身体空虚难受。
    尤其是下身私密处,瘙痒难忍,想要被他压在身下,他粗大坚硬的肉棒捅进来粗暴的贯穿着自己。
    有几次在好不容易睡着后,梦见他回来找自己,梦里有他的亲吻,抚摸,以及两人紧密结合在一起,梦醒了,床上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湿了自己的脸。
    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做这种不知羞耻的梦,然而虽然觉得异常羞耻,可希望梦境是真的。
    钟汉魁感觉到身下她的敏感异样,阴道收缩的厉害,夹的差点儿一泻千里,呼吸加重了几分,加快了抽插速度。
    每一次深入浅出的撞击都冲刺到了冯婉容最柔软的敏感点,使得她颤抖着身体,摇着头呻吟着。
    “别,别,撞那里,受不了了。”呻吟中,冯婉容被顶到的敏感点使她紧紧收缩着阴道,加紧了粗大硬如铁的肉棒。
    随着一声低吼,钟汉魁射了出来。
    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冯婉容的阴道,达到高潮的她,小穴一张一合的吸着肉棒,仿佛要把肉棒里的每一滴精液都吸到体内。
    射完后的钟汉魁并未着急抽出插在她体内的肉棒,捞起软趴在桌上的人,在下体还紧密结合的情况下,翻过她身体,让她平躺在柔软的皮毛毯子上,弯腰曲背张嘴乳头含在嘴里允吸着。
    此刻冯婉容有些精疲力尽,软绵绵的任他折腾着,在稍微缓解一点疲倦后,感觉到插在体内的肉棒很快又坚硬无比。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