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你不是不喜欢拍照吗?”
    “但是她们那样看起来很可爱呀。”
    同伴给了她一个费解的眼神,不过机会已经错过,女孩子嘀咕了几句倒也没想着再追上去,而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往反方向走去。
    另一边的叶听风拉着季浮舟走到无人的街上,还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后面果然没有人追上来。
    “还好,看来今晚暂时不用过度运动了。”季浮舟松了一口气,“年纪大了,我可经不起折腾了。”
    季浮舟一边说,一边伸手揉了揉腰,好像她真的已经七老八十了似的。
    “哪有那么大。”叶听风顺着她的手伸过去,帮她揉了揉腰,“闪到腰了?”
    季浮舟摇了摇头:“可能只是睡得太久了。”
    一边说着,她抬头看看两边的墙壁,一边幽幽地叹了口气。
    “要是放在以前,我抱着你一口气跑十里地都不带喘的。”
    “你想要的话,现在我也可以抱你。”叶听风说道。
    “不了不了,开个玩笑。”季浮舟连连摆手,“能不能有点幽默感。”
    她扭头去看叶听风,才看到对方眼底的笑意。
    这大概也是玩笑。
    或许是天赋异禀,叶听风开玩笑时也时常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我说认真的。”叶听风将手指嵌进季浮舟的指缝里,“你太累的时候,我也可以把你抱回来。”
    “你抱得动吗?”季浮舟立马否决,“可别伤了手。”
    “嗯。”叶听风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我有努力锻炼。”
    不过比起季浮舟确实差远了。
    起码在疯狂的粉丝群体围攻的时候,她应该是没办法真的抱起季浮舟就跑的。
    “也不需要这么逞强。”季浮舟憋着笑挠了挠叶听风手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叶听风转头去看她。
    恰好就在那瞬间,路边的灯光哗得亮起,如同火花一般在路边炸裂开来,一路延伸到天际。
    天还没黑透,路灯却已经亮了。
    夕阳最后一点余晖和路边暗橙的光一同打落下来,在季浮舟眼底映出一片火一样的星光。
    那眼底有笑意,也是认真。
    叶听风忽的停在了原地,脚步像是生了根,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季浮舟的侧脸出了神,只有心脏一声声跳得格外响亮。
    “嗯?”季浮舟也跟着停下来,扭头看她,“怎么了?”
    “我脸上有东西?”她伸手摸了摸脸,却只摸到了镜框。
    “没有。”叶听风摇了摇头,在迎面吹来的晚风里更用力地握紧了季浮舟的手,“只是看你太好看了,所以看呆了。”
    季浮舟忽然觉得晚风有点热。
    TBC.
    第96章 番外四 深爱(下)
    04.
    庙会很热闹, 是个很适合情侣约会的好地方。
    可惜叶听风和季浮舟没有机会享受。
    她们这一天的约会是在警察局里结束的。
    原因也很简单,刚到达城南开庙会的广场没多久,季浮舟和叶听风迎面就撞上了抢劫犯。
    抢劫犯开着摩托车往人多的地方撞, 一路抢了不少包, 连小孩子脖子上的金挂坠都没有放过。
    最惨的是某个戴着金项链的杀马特小混混,也不知道该说项链质量太好还是太差,抢劫犯硬是没拽断,倒是险些把那小混混给勒死。
    季浮舟一抬头看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 将叶听风推到一边, 便迎了上去。
    简单计算了一下角度和路径,她踩着旁边的摊子借了个力,直接将两个抢劫犯给踹了下来。
    摩托车飞出去撞坏了两个路边的摊子。
    飞出去的抢劫犯也把那小混混压得够呛, 等救护车到场,拉到医院一检查,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好在都没有生命危险。
    但由于抢劫犯满脸血的模样太过触目惊心,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警察到场的时候, 一度误会季浮舟才是那个闹事的。
    直到围观群众回过神,七嘴八舌地解释,警察才半信半疑地将季浮舟请到了警察局。
    倒不是说季浮舟看起来凶神恶煞, 只不过事实摆在面前,嚣张的抢劫犯凄惨地倒在地上的剧情让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加上还有被撞毁了摊子的阿姨不依不饶地尖叫要求警察把季浮舟抓回去, 情况已经乱成了一团。
    现场倒是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季浮舟和叶听风却是没办法再逛下去了。
    抢劫犯的问题好解释, 监控一调就一清二楚。
    虽说抢劫犯也受了不轻的伤,但要不是季浮舟,那个可怜的小混混可能当场就没命了, 事出有因,也算情有可原。
    剩下的便是周边摊位的问题。
    说是为了救人,但对于摊主来说到底是无妄之灾,大部分受损的摊主对抢劫犯的嚣张心有余悸,对季浮舟只有感激,被问起来的时候都连连摆手,说不要赔偿。
    不过季浮舟还是掏了钱,当做买下了他们今天摊子上要出售的东西。
    但还有那么一两个看季浮舟出手大方,反倒心不甘情不愿,知道找犯人要不到更多赔偿,便哭着喊着要季浮舟负责。
    叶听风直接打电话叫来了律师。
    等到一通扯皮结束,庙会已经结束了。
    两个人站在警局外面,迎面吹来微凉的夜风,头顶是漆黑的夜空,不由静默了片刻。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