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莫名其妙被沈小茹推出去做了盾牌的省纪委,好脾气的对台下致以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的笑容。不悦眼神暗暗扫扫沈小茹——算账的时间多得很,稍后再说!
    不过沈小茹很淡定,因为她的话其实没说错什么——纪委对她指控查无实证,情况说明本来就该他们来做。就算到时候纪委要找她麻烦,也找不到。
    但沈小茹显然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了,因为接下来的质疑再次打碎了她的期望。
    有代表站起来,拿过话筒轻言细语慢慢询问:“沈秘书,据我所知,您曾经在经手的三库水坝资料里放入大量虚假材料,从而导致后来一系列事件。您有什么给我们解释的吗?”
    发言者是西区政策研究室主任,据说一直算张系。
    这样的问话是不打算让她好过了吧!撕破脸赤膊上阵有必要吗?
    沈小茹想自己什么时候重要到这个地步?
    她吸口气镇定,说:“第一我没有往水坝资料里放虚假材料,不知你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第二有关情况你可以去看文件,那上面都有清楚的阐述。第三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和我没关系……”
    这时记者已经退场,台下代表也被刚才各种提问发言挑动的小声议论不断。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众人的声浪淹没了。逢系的人悄声说沈小茹好阴险,悄悄扯下黄秘书自己好当第一,只是可惜了逢市长被她连累真冤枉。张系的人说这人真不是东西,当初在开发办就手脚不干净。中立派兴奋打听求证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沈小茹立在台上发现,自己正在进行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宋河眼眸微眯看着发言台前傲然站立的女子,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冷淡并咄咄逼人的抛过来一连串回答,并在每个回答后附加一句对他的诘问。那时的她恍若今日,在明知必输的棋局里一直保持挺立和反击的姿势。只不过现在的她比那时更加决然镇定,似乎并没什么打击可以值得她看上眼。
    更远处的胡局长夏东朱兰等人看着台上这两个脸色都比较苍白,但同样镇定的人,盘算:也许好戏正式开始了!
    郑书记站起来叫大家安静,言论激起的漩涡转个圈从会场上空飘走了。郑书记说了几句收尾的话然后示意沈小茹下去。
    手臂伤口更加疼痛,而站了大半天由肩头开始的大半边身体都有些麻木,沈小茹努力赶走眼前不时飞过的黑影,但在下台阶时终究还是微微摇晃了一下。
    有人悄声说:“沈秘书还是不容易,逢苏云倒了一个人撑着。”
    另外有人不屑说:“才怪,她还能混的下去么?说不定想不开了准备自杀呢!”
    第五十九章 推下水
    看着那女子走向座位,宋河低声问身边省纪委的老钱:“你们请了她去喝茶?”
    老钱微微点头,悄声说:“是小谭他们两个的主意,其实我不主张打草惊蛇。”
    宋河眼睛在全场扫视一圈唇角有丝笑容,说,“我看现在可以下手把她控制起来了。”
    那边郑书记声如洪钟正在言辞激烈,并点名批评了几个,大家注意力都在那边。
    老钱微微皱眉说:“控制要有理由。”
    刚才听这女子报告发言,人似乎还不错,纪委直接下手控制打击力度有点大。老钱并不打算采取这么激烈的方式。但他也知道宋河的背景,宋的话代表了省里的意思,毕竟沈小茹是逢苏云秘书,作为重点对象,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在规则上完全可行。
    “小谭和我说过,那份笔录就是最好的证据。”宋河提醒。
    老钱心想那份笔录只是孤证,是否有效还难说。暗扫一眼侧边的宋河,后者俊朗面容冷峻平静,正在专心注目台下,和刚才带点笑容的轻松模样判若两人。随着宋河目光瞧过去,可以看到沈小茹坐在角落里,附近几乎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前后几排都明显的气场不合。
    老钱寻思今天这格局也未免太明显了,似乎有人暗中操纵都在针对这个沈小茹。也许她真的是被冤枉的!老钱不知不觉有这个念头,因为有人似乎太急切了一点,这种急切很不应该。
    他决定试探一下,就说:“我们纪委出面有点麻烦,不如先由你们工作组和她接触,了解一些具体情况再决定接下来的步骤怎么样?”
    宋河低头喝茶,嘴角似笑非笑:“老钱你做事总这么稳妥。”
    老钱不知他有没有看穿自己的用心,也不否认。
    会议在四点半结束,沈小茹实在有点累得不行,留在座位上等人散的差不多再走。有人过来,说:“沈秘书,刚才你的报告里数据不少,能不能去协助我们比对一下?”来人是工作组的丁高工,沈小茹在朱兰婚礼上见过,而刚才下台时的头晕现在已经好多了,没怀疑有什么问题,点头说,“好。”
    跟着丁高工到工作组办公的市政府附楼,桌上已经摆了不少文件袋,瞧着这高高一摞丁高工倒有些不好意思,拧着眉头问一个年轻工作人员:“怎么这么多?”
    “宋处长说明天要去三库水坝现场,所以今天就要把数据比对出来。并且……”工作人员有点尴尬的瞟一眼沈小茹,说,“宋处长交代,这些数据要和沈秘书刚才做报告的数据一项项对照核查清楚,呃……很有意义。”
    所谓有意义就是比对她的数据和这些差距有多少,到时候作为旁证。宋河是这么交代的,工作人员虽然没说,但他看大家都听明白了。因为沈秘书满不在乎的笑,丁高工尴尬的摸下巴。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