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掉下去尸骨那时已经成灰了罢!沈小茹笑笑漫不经心的说,“谁知道呢,也许我和我丈夫一起喝喝茶跳跳舞打打台球什么的。反正一定很幸福就是啦!”
    宋河笑,说,“哦!”
    他的笑容如南来夏风,微带凉意,但依旧熏人如醉。
    沈小茹忍不住又遂了自己心意一回,说:“你笑起来很好看,你以后一定要多笑笑,知道吗?”她已经离大坝边缘很近了,可以感觉到细细的钢筋贴到衣裳,半米高,只需要轻轻一翻,就可以如鸿雁一样飞下去,然后粉身碎骨。
    沈小茹想,到时最好断气断得快一点,血肉成泥会痛如炼狱,然后被水泡的时间不要太久,那样会腐烂的很恶心。最后,她希望自己能烧成灰,埋在地下被虫子钻洞很可怕。
    大坝下有人高声叫着什么,几辆车已经停到了近处,然后十来个人匆匆往上行。她和他都沉默,看着那队人慢慢接近。一,二,三,四……,沈小茹在心里数着时间和他们靠近的步伐,抬头看了宋河一眼,他嘴角有若有所思的笑容,俊朗眉目在水雾和阳光中美好的不真实。
    或者他在郁闷他们为何来的这样快,破坏了他天衣无缝的计划,不过沈小茹想告诉他的是——放心!事情的结果并无变化,她会助他一臂之力解决掉这一切的!
    她已经垂下手臂,手指握着凉悠悠的细钢筋,感受着它们在大坝轰鸣水声中的震动。她试着打招呼,对方抬头,漆黑眉睫衬着黑白分明眼眸如星,她轻笑,说着斩断他念想的临别话语:“宋河,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认识了你,希望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你!”
    宋河淡淡说,“你当年的选择是对的,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纠结不清的关系。”
    他们之间相距数米,但话声都能清晰传到耳边,宋河说完这句话,手在栏杆上一按,身体已经翻出了栏杆,鸿雁般飞落下去。
    有些时候,当那人还在世上,就算天涯海角也有心念挂碍之处,如果那人不在了,时间也一天天排山倒海冲洗掉大脑中的记忆,最后的最后,一切终成虚无。
    作者有话要说:朝思暮想盼了两个月,终于把小宋写自杀了,对手指…不管给不给力,亲妈后妈都将就看吧~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