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季长善直视陈月疏,问道:“Benjamin发的邮件,是你授意的吧?”
    “没有证据,怎么能乱讲呢,长善?”
    夜色笼罩陈月疏,他背对路灯站,脸上全是阴影,五官模糊不清。季长善打量他的面孔,陈月疏像戴了一张粗制滥造的面具。
    他继续躲在面具背后说话,天冷,哈气冒出来,遮住半张脸孔,“你背着公司做了那么多事,我也很惊讶。我对你有些失望,很失望,应该说,你白费了我带你这么多年的心血和辛苦。”
    季长善冷笑出声,“我给公司做了多少单生意,有多卖力,八年的业绩摆在那里,谁也不能信口雌黄。如果陈总监非要污蔑我,我倒是想问问,你不是早就知道我跟谁结婚了么?怎么现在才摆到台面上说?”
    “长善你跟谁结婚,我怎么会知道呢?也请你不要信口雌黄。”
    “上次在宴客堂,是陈总监亲口问我,彭朗是不是我先生。你身为上级,明知下属有私通对手的可能性,却从来没有干预制止,你又安的什么心?”
    “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正如季长善推测的那样,陈月疏否认一切,狡诈无比。她兜里的手机没能录到有效音频,无法证明陈月疏纵容下属,瞒而不报,自然不能反将他一军。
    季长善心火窜天,但是脸上没有表情变化。她的胸口轻微起伏,倏然间,余光瞥见一辆国产长安缓缓驶进停车场。
    车的大灯照亮一块柏油路,地面星星点点闪烁,季长善的半只袖子垂在浅淡的游光里。灯灭了,有个人下车站在那里,他的黑大衣长而阔,季长善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她不动声色,再度套陈月疏的话:“这里就我们两个,陈总监总该让我死个明白。”
    “如果你没有和彭总结婚,我想升职的肯定是你。但你应该也不需要这个职位了。嫁给彭总做阔太太,相夫教子,也是一条光明的出路。家庭主妇很让人敬重,我应该恭喜你。”
    陈月疏笑笑,伸手贴近季长善的脸庞。季长善一把拨开陈月疏的脏手,他的眼神顿时阴郁起来。陈月疏向她逼近,冷手卡住季长善的下巴,手指深深嵌入季长善的脸颊。
    凛风扫过他的头顶,发丝起舞,陈月疏用口型寂静地说:“你陪我一晚上,或许我会考虑帮忙。”
    季长善刚要抬起膝盖,陈月疏就被谁擒住了手腕。陈月疏怔愣一秒,转脸望去,彭朗一拳头揍上来,陈月疏的鼻孔里缓缓淌出一道血。彭朗还攥着陈月疏的手腕,不断加大手劲儿,那手腕瞬间就被拧成麻花。陈月疏的骨节隐隐作响,疼痛粗暴地袭来,他咬紧牙关,刚想维持体面,请彭总放手,季长善忽而抬高膝盖,猛地撞向他的要害部位。
    谁还不会来点儿阴的。
    季长善的脸颊被陈月疏掐得生疼,口腔里还有上牙抵出的痕。她虽然恼怒,却谨遵防身术教练的教诲,拒绝恋战。
    她迅速绕到彭朗身边,想紧紧挽住他的胳膊又没挽。陈月疏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感,弯下腰时,五官皱在一起,两腿向内扣着,姿态极其狼狈。
    彭朗居高临下,白色的哈气游出嘴缝,他扫视陈月疏,“陈总监还是这么草率,未免太不自重。”彭朗骤然松手,陈月疏失去支撑,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发出轰的一响。季长善冷眼斜着陈月疏沾血的嘴脸,一阵反胃。
    她早就盘算好了,假如不能录到有效证据,她就要先以阴招阴招,怎么也不能浪费女子防身术的学费。不过万一陈月疏兽性大发,她抵挡不了,那还得借助彭朗的力量。
    彭朗到得十分及时,否则季长善还要浪费口舌跟陈月疏周旋。她在这时深刻体会到结婚的好处。结婚是两个人并肩作战,她一个人也许对付不了陈月疏。
    季长善从彭朗背后侧出一点身子,陈月疏蜷缩在柏油路上,地面冰冷,浅色西裤上蹭着些许煤黑。季长善扫他一眼,面无表情,什么话也不想说。她仰头望向彭朗,这人依旧盯着陈月疏,脸面平静,细看的话,能从他眼中发现几分阴沉。
    她抬手抚摸彭朗的背部,大衣绒绒的,很熨帖。
    季长善拍一拍彭朗,轻声说:“回家吧。”
    彭朗压住踹陈月疏一脚的冲动,牵起季长善的手,倒退两步,随即才从陈月疏身上撤回视线,转身带季长善上车。
    国产长安开出停车场,车里暖气开得足,季长善两手暖和过来。她望着前方的挡风玻璃,霓虹灯五颜六色,在她脸上映出光斑。彭朗握住季长善的左手,沉默一阵,眼睛注意着前路问:“我来之前,他也欺负你了?”
    季长善摇头。
    “发生什么事儿了,能不能告诉我?”
    季长善原本能看清窗外的每一只小灯,现在灯泡散成一个一个光圈,她的眼眶在灯斑的遮掩下,没有泛出明显的红。
    上车之前,季长善只有怒不可遏,让彭朗关心了几句,气恼消褪,留下的底色便是委屈巴巴。
    季长善并不怕问题找上门,只是厌恶问题无解。她小时候经常思考季晓芸为什么不爱她,也试图找到一些获取父母之爱的方法,但是所有问题都无解。人的无能为力,只会让季长善看见自己在触不可及的愿望里挣扎,她分明够不到,却还是想要,这才是苦涩的根源。季长善劝说自己想开点儿,但是她等升职等了这么久,临门一脚,还是出了岔子。她已经够努力了,努力到指尖已经触碰到愿望,但还是被人一把拽了下来。
    --
    - 新御书屋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