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彭朗不知道季长善刚才遭遇了什么,却看得出她委屈。红灯在前方亮起,彭朗缓慢刹车,转头看向季长善。她轻蹙眉头,眼睛频繁眨动,牙齿咬在嘴唇上,唇瓣勒出青白。她努力憋眼泪的时候就是这样,他好多年前见过。彭朗伸手蹭蹭季长善的脸颊,她差点儿掉下眼泪。
    季长善推开彭朗的手,“我没事儿。”
    彭朗不再问她,只是重新握住她的手,转移话题道:“今天晚上下馆子吧,明天再吃西红柿牛肉面。你想吃点儿什么?”
    季长善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但是她半分胃口也没有。彭朗没得到参考意见,开车去了家川菜馆。
    他照着季长善的口味点菜,菜品进包房,满桌红辣椒,季长善动了几口就放下筷子。
    彭朗给她夹菜,季长善就着白米饭咽了两口,让彭朗多吃点儿,不用管她。彭朗还是往季长善的小碟子里布菜,“如果今天是我难过,你会不管我么?”
    季长善低眼不说话,彭朗接着说:“你不会,我也不会。”
    她含着筷子尖,水煮牛肉的油汤蘸在上面,呛辣催泪。
    从小到大,季长善没有向任何人诉苦的习惯。
    小学的时候,她被男同学一脚踹在肚子上,季长善发了狠地咬回去,小男孩儿哭哭啼啼,季晓芸被班主任找来学校,季长善不会抱住妈妈的大腿说:“妈妈,我也好疼。”
    搬到西瓦台那天,电梯故障,她可以一个人把巨大无比的行李箱搬上十七楼,哪怕彭朗问她用不用帮忙,季长善也不会松一口气说:“那真是谢谢你,一个人确实很累。”
    季长善吃着彭朗夹来的肉片,眼圈发红。
    彭朗将季长善脸边的碎发别到她耳后,“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有退路的。我永远在你身边,你不用一个人扛。”
    眼泪啪嗒啪嗒掉下两颗,季长善连忙用指尖抹掉。彭朗弯腰俯在她身边,季长善低着脸庞,彭朗仰起眼睛看她,她的眼泪比旁人的大颗些。彭朗用手帮季长善擦剩下的泪,她吸了下鼻子,小声嘟囔:“是水煮牛肉太呛了,我没有哭。”
    彭朗捏捏她的鼻子尖,“我什么也没看见。”
    季长善瞥他一眼,差点儿又哭出来。
    第70章 好戏 彭总办事儿,确实很靠谱。……
    回西瓦台的路上, 季长善平静讲述了傍晚的遭遇,彭朗一边开车,一边安静地听。他用拇指按压季长善手背上的青筋,一下一下, 直到季长善全部说完。
    她合上嘴巴, 眼睛盯着前方车的车牌, 没用情绪做多余的评价。
    自从夏季得知陈月疏手握她把柄后,季长善每每与陈月疏见面谈话, 都会打开手机录音器。她试图捕捉陈月疏的不当言行,或者诱导他说出已知季长善与彭朗结婚的话, 但是陈月疏像今晚一样, 滴水不漏。
    上司的谨慎与未知让季长善越发不安,不过他们利益相关,在谈下秋蕙卖场的生意之前, 季长善并不认为陈月疏会对她下手。
    她趁着这段安全期, 每日留意陈月疏的工作动向,费力找寻他的漏洞与把柄, 但是陈月疏在工作方面,从人际关系到管理决策,向来是如履薄冰, 近乎无懈可击。
    面对这样的对手, 季长善无从下手,只能四处留心,避免行差踏错留下缺口。日子就这么过下去,陈月疏始终没再提起季长善和谁结了婚,季长善并未放松警惕。临近升职关头,季长善严加防范陈月疏有什么小动作, 但不管她如何努力,终究防不住陈月疏背后捅刀。
    现在想来,陈月疏该是仗着她无可奈何,所以煎熬她的心理,否则他大可以装作从来不知季长善与彭朗结婚,到最后关头再打她措手不及。
    陈月疏如此卑鄙,季长善不寒而栗。
    她重新平复好心情,指尖转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鸽子蛋,满脑子都是该如何整治陈月疏。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彭朗半眯桃花眼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们抵达公寓楼门口,车子停在白色路灯边,彭朗熄了火,季长善准备开门下车,忽而被他拉住左手。
    季长善回头看他,路灯光浮在他脸上,银框眼镜反出微光。
    彭朗神色平静,张口道:“咖啡公司开议价会议的时候,朗郁从没出席,但我们总归能听到一些风声。”
    季长善没言语,彭朗抬眼看向她,食指缓慢敲打季长善的手背,“远方是这次勾结议价的主导。他们拉拢了多数公司,组织谈判,陈月疏代表远方,出席了很多次会议。这事儿你知道么?”
    远方高层如何决策,派谁谋事,中下层员工无从知晓,季长善他们只能猜到远方要进一步压榨西南农民,具体详情则是一片空白。季长善琢磨着彭朗的意思,眼睛与他两相对视,瞳孔逐渐放大。
    企业办事,从来都是上层决策,下层执行。假如由陈月疏出面商谈,那么大概率说明,他就是勾结议价策略里的底层喽啰。资本家哪里讲情面,《江河报》的新闻一出,舆论讨伐企业,股价与咖啡销量等等遭受冲击,资本家为了平息众怒,势必要做做样子,往外推一个替罪羊。
    陈月疏归属远方中国区副总一支,季长善还跟陈月疏在一起时,曾经被他提携着跟副总吃过一次饭。席间,副总喝着小酒,提起一些模棱两可的规划。季长善暗自揣摩,没用多长时间就反应过来副总的意图。
    --
    - 新御书屋
    --
        请牢记本站备用网址:www.xiaoshuo.u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